xs小说精品小说 > 玄幻小说 > 小小魔王 > 第一卷 第一百零四章 黑暗中的孤独者

第一卷 第一百零四章 黑暗中的孤独者

推荐阅读:神仙都在兜里揣再世骄子洪荒之长耳定光仙星宿神话全能宗师黑暗学徒重生之机甲狂想曲重活1993超凡入圣武碎天辰

    第一百零四章 黑暗中的孤独者

    黑暗之中,无形的波动在振荡,如同被打破了平静的水面,一层层的波纹荡漾开来。

    “砰!砰!砰!砰!”一连串细微的爆炸声在黑暗中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怪物们疯狂的嘶吼声,强大的气刃爆炸,岩石粉碎的声音。

    一分钟之后,一切又回归了寂静。

    “哈……哈……真多……”尤丽雅小声的喘着气,刚才至少有三十多只怪物一起对她发动了围攻,原因只是因为她在这黑暗的地下点燃了一个火把。

    这里的怪物对光格外的敏感,这是她用自己右手的伤得到的教训。尽管最后她使出全部力量消灭了袭击而来的怪物,可点着火把的右手还是在最开始的一波攻击中就受伤了,连带着唯一的光源也被打熄。

    火把被打灭后,她不得不在完全的黑暗中战斗。失去了视觉的她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觉,还有波纹之剑扩展开来的波动感知敌人的方位战斗。

    这是以前的她绝对做不到的事情。没有初始之剑带给她的力量,不管她的剑术天赋有多高,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也是毫无用武之地,恐怕在怪物的第一次轮攻击中就会被撕成碎片。

    不敢再点燃火把,尤丽雅摸索着从自己衣服中找到了常带的医药小包,从里面拿出治疗用的绷带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伤口包好,然后将它掩饰在自己的衣袖下。

    她不想让哥哥看见自己受伤的样子,不想让他再为自己的身体而担心,所以这难看的样子是绝对不能暴露的。

    黑暗之中,完全看不清楚方向和周围的景色,尤丽雅抬起头,看到的是一片黑暗的天顶。在通道崩塌的那一瞬间,似乎大家都掉到不同的地方去了。

    最后掉下来的她隐隐约约看见安抱住了米拉姐,哥哥和拉夏掉向了同一区域,就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落到了这个方向。

    落地的时候她及时张开了初始之剑的波纹震荡,基本抵消掉了落地的冲击,算是平安无事的着地了。

    “应该是在那个方向。”尤丽雅闭上眼睛,仔细回想了大地崩塌的那一瞬间,她和哥哥拉夏她们所各自掉落的位置,然后握着手中的初始之剑,一步步走向那个方向。

    眼睛看不到东西,身体其他的部分感知反而变得更加的敏锐。特别是耳朵和鼻子,可以听到比平时更加细微的声音,分辨出空气中那略带潮湿的苔藓味道。

    不过,比起这些,初始之剑展开的波纹领域给予了尤丽雅更大的帮助,层层叠叠扩展开来的振荡波动,将周围的一切全部反馈了过来。

    如果不是意外掉入了这黑暗的地下,尤丽雅都不知道原来波纹之剑还有这样的用法。从剑上散发出来的轻微波动,不但可以将周围的地形全部映射到她的脑海中,甚至连更详细的信息都可以鉴定出来。

    周围岩石的硬度,前面凹凸不平的地面下隐藏着的小水坑,比普通岩石更硬的结晶体的储藏位置,甚至还有一两只正在睡眠中的小型洞穴蝙蝠。

    这是比眼睛看到的更奇妙的世界,简单而真实,没有任何的颜色,但是却比有着颜色的世界更加的详细,具体。

    以振荡原理为力量源泉的波纹之剑,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探测器,如同隐藏着的第三只眼睛一样以这独特的视角将周围的一切全部看得清清楚楚。

    这并没有办法直接增加尤丽雅的攻击力,却能让她更加清晰的辨认出战斗的局势,在对方行动之前就最好准备。在这黑暗而危险的地下世界中,更是一种非常实用的能力。

    意外的领悟了这种能力的尤丽雅在黑暗中露出了快乐的笑容。对于她来说,每一点力量的增长都是难能可贵的。想要战胜自己的命运,打破自身体质诅咒的她,对力量的渴望比谁都要强烈。

    但是,这还不够,远远的不够。就像刚才的那次战斗,面对那个可怕到连拉夏,安,公主都不是对手的敌人,她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即使将初始之剑的力量发挥到了极限,也无法只让那些看不见的危险物质稍微停滞了一下。

    最后是谁将那个敌人打入了地下?尤丽雅只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十字在地上出现,然后那个敌人就被埋葬进了黑暗的深渊。

    那是何等强大而不可阻挡的力量,她只是看了那个深渊一眼,就有种灵魂都要被牵引过去,一起掉落到大地之中的虚无感。

    她可以肯定,那个拿着超长魔剑的敌人所掉进去的地方,绝对不是这个地下世界。那道十字的深渊,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而是直接通往更深,更远的安息之地。

    明明是这么可怕的力量,可却给人一种神圣,庄严的感觉,如同竖立在墓碑上的十字架一样。

    将它召唤来的一定是一位来自教会的强者,尤丽雅的脑海里甚至已经浮现出了一位穿着神圣铭文铠甲的圣骑士的身影。

    更具体的印象慢慢浮现出来,那位骑士脱下了面甲,露出了一张她熟悉的脸—那是她最喜欢的哥哥。

    啊,停!停!脸上有些发热的尤丽雅迅速的停止了自己不切实际的妄想。

    没可能的,不管怎么想,能使出那种强大的神圣之力的人,绝对没可能是她的哥哥尤里西斯。因为她的哥哥现在还在锻炼入门级的治疗魔法,而那道埋葬了那可怕敌人的十字深渊显然是一种极高层次的力量,是她现在无法理解的领域。

    什么时候,她也能有那样的力量就好了……咦?尤丽雅停住了脚步,她从波纹之剑的领域中观察到了一些非同寻常的痕迹。

    那看上去像是发狂的猛兽经过后所留下的痕迹,非常的野蛮,非常的暴力,几乎拦在那只猛兽前面的所有障碍,全部被轰成了碎片。

    花岗岩也好,钟乳石也好,只要是阻挡了这只猛兽的东西,全部无一例外的被撞碎。在黑暗的地下世界中,这只猛兽居然依靠着自己的力量硬生生的开出了一条路。

    不过,在如此暴力的破坏痕迹中,尤丽雅却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好像,她知道的某位天才战士在迷路的时候也会这样乱跑的,经常是弄得一身是伤,然后被哥哥一边教训一边包扎伤口。

    “嗯……嗯……”如同回想着主人味道的小狗狗一般,尤丽雅仔细的辨别着空气中剩下的味道。然后在阴冷的潮湿苔藓味道中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味道非常的淡,那是因为这个人自己根本不用香水,而是常待在一位拥有满点魅力的妈妈身边自然被染上的味道,也是尤丽雅憧憬着的大人的魅惑香水味道。偶尔她也能从自己家哥哥身上闻到这种味道,一般是他被迫穿女装的时候。

    是这边!尤丽雅稍微的加快了一下脚步,然后开始了艰难的追赶之路。

    暴力少女拉夏冲刺时轰开的道路让她省了不少力气,不用再在黑暗中寻找方向。不过当那条道路一直线的冲下悬崖,然后在对面的陡峭山壁上留下若干个爪印的时候,还是让尤丽雅目瞪口呆。

    到底是怎么样的暴力冲刺法,才可以连悬崖绝壁也一样的毫不犹豫跳下去,然后凭着一只手就爬上了那高高的陡峭山壁。

    果然,拉夏姐的做法,她是永远也学不来的。

    但是,为什么会如此的匆忙,她甚至都可以闻到路上残留的血的味道,那是拉夏所留下的血迹。

    很艰难的寻找到一条越过了悬崖的小路,踩在拉夏的足迹上,尤丽雅终于也看到了光。

    那是这周围唯一的光,在微弱的白色光辉下,她所熟悉的两人正拥抱在一起,互相舔着对方的伤口。

    “真的……是太好了……”在看到尤里西斯的伤口的那一瞬间,尤丽雅仿佛明白了为什么拉夏会那么不顾一切的冲刺,拼命到只剩下一只手也要爬上那陡峭的绝壁。

    那并不是因为她的冲动,而是因为她的前面,有她想要拼命去保护的人。为了保护那个人,她不顾自己身上的伤,不去看自己脚下的路,一心一意,将自己的力量发挥到了极限,才走出了那条路,那条艰难而带着血迹的路。

    比起她来,她好弱,什么也做不到,只能在这么远的地方看着两人在一起的样子,和过去一模一样。

    没有改变,什么都没有改变,即使获得了超出常人的力量,她也没有变得比拉夏更强,更没能帮助到她最想要保护的人。

    不过即使是这样,她也依然感谢着拉夏,感谢着在最重要的时候守护着哥哥的她,真心诚意,比谁都更感激着她。

    “哥哥,对不起。”和拉夏一样的心痛,甚至更痛苦,但是尤丽雅的心声却无法传达到尤里西斯的心中。

    哪怕心痛到都要裂开了,她也只能隐藏在黑暗中,默默的祝福着在纯白之球的光辉中互相依偎在一起的两人。

    那里,不是她可以进去的地方。

    幸福,还是很远啊。  

本文网址:https://xsid.top/xs/6/6424/16273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id.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