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小说精品小说 > 都市小说 > 叱咤 >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大结局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大结局

推荐阅读:网游之模拟城市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唯我独尊星辰变星峰传说寸芒黄金眼超级玩家大亨传说魔兽领主

    第七百五十章 大结局

    在六名北雄帮的枪口押解下慢慢的走下了楼梯,到了底楼进入了右边的走廊,便见到了两个沙俄武士骑马挥刀的青铜雕像,而在雕像的后面,是两扇铁门,此时已经开启着了。

    张浩天一进门,瞧着里面是一个足有三百个平方的大厅,四处悬挂着长枪利刀,另外还有些铜盾铠甲,无疑是城堡里的演武厅,而在大厅的右侧,放着一个大铜炉,此刻正熊熊的燃烧着火焰,应该是作为取暖所用。

    不过,对于这些环境,张浩天只是一瞥而过,他的目光此时停留在了大厅正中,在那里,有一个铺着兽皮的座椅,而在座椅之上,此时正半躺着一个男子。

    这个男子大约六七十岁左右,穿着一件白色的中国绵袍,头发半白半黑,脸部瘦削,双眼如鹰,身材显得很是瘦弱枯干,从张浩天一进门,一双眼睛就死死的望着了他,里面充满了怨毒,似乎立刻就要把他生吞了一般。

    张浩天知道,这个老年男子必然就是他久闻其名,但从来没有见过面的陈青山了,此人从来没有留过影像在外,他的真实容貌就连想要报仇心切的卓傲霜在北方也没有找到,但想不到的是,会如此瘦弱,和彪悍强健的陈凌龙实在是大有差别。

    此刻他又飞快的瞥了陈青山的两边,左右各站着四五人,跟着他逃往俄罗斯的手下应该都在这里了,但不知道给卓傲霜提供情报的是哪一个。

    当离着陈青山还有三十米,六名押他们的北雄帮人就喝叱着不许前进了,张浩天知道今日是九死一生,索性也豁了出去,望着陈青山道:“陈帮主,幸会了,要见你一面,真是很难啊。”

    陈青山这时已经从座椅上直起身来,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是,是很难,要引你们到俄罗斯来,的确很难。”

    说到这里,他没有再看张浩天,而是侧过了头,望着右边的一位穿着灰皮袍的中年男子道:“丁老三,这事说起来我还应该谢谢你。”

    随着他的说话声,那叫做丁老三的中年男子脸色大变,就要奔出,但双腿还没有动,在他身边的两名壮年男子却早有准备,一个人紧紧的抱住了他,而另一人则拔出了插在腰间的匕首,抵住了他的喉咙。

    张浩天见状,转眸去看身边的卓傲霜,却见她紧紧的咬着牙,脸色露出了失望之色,心里明白,这个丁老三,就是受过虎爷之恩,提供给她情报的北雄帮人,现在被制,他们又少了一个逃生的机会。

    陈青山此刻冷笑起来,望着卓傲霜忽然厉声道:“贱人,我知道你一直想要我的命,也知道丁老三受过你父亲的恩,所以才故意把他调到了我的身边,让他跟我一起到俄罗斯来,就是想要你知道这事,然后传到张浩天耳中,你还真听话,果然给这小子说了。”

    说到这里,他又瞧着张浩天道:“张浩天,你的各方面能力,的确出乎我的意料,可惜的是,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天生喜欢冒险,我毁了他父母的坟,让他们曝尸露骨,你一定想亲手杀了我,再加上害怕我喘过气来,会让你那些老婆儿女下手,以你的性格,又自恃身手高强,多半会亲自来走这一趟的,很好,你没有让我失望,不过也算你聪明,这几天我正在考虑,如果你不上当,我的人又没有办法接近你,只好花上十亿向俄罗斯人买一颗原子弹在圣陵禁区引爆,我的‘灭绝计划’就算成功了。”

    听到这话,张浩天忍不住吼骂起来:“陈青山,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变态。”

    这话传入陈青山的耳中,他忽然仰天狂笑起来,好一阵才用血红的眼睛瞪着张浩天道:“我丧心病狂,我变态,张浩天,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从小身体薄弱,也没有争霸天下之心,所以北雄帮在我手中并没有多少发展,可是龙儿从小就聪明健壮,而且非常有进取心,让我看到了希望,所以才会毒死卓虎这个自以为是的老家伙,而且在龙儿二十几岁的时候就退隐,把北雄帮的事务交到了他手里,期盼着他能够完成祖先们没有完成的一统中国黑道的心愿,可是……可是没想到他会死在你的手里……”

    此刻,他的声音更尖厉了,道:“张浩天,龙儿是我的一切,你毁了我的一切,我也要毁了你的一切,买颗原子弹别说需要十亿,就算是百亿,要了我所有的积蓄我都不在乎,我只要替龙儿复仇,复仇。”

    见到陈青山疯狂的样子,张浩天也感到了心悸,随着核武器的发展,原子弹已经开始淘汰,在俄罗斯有数千枚库存,只要有足够的钱,绝对是能够搞出来的,但这种武器太灭绝人性,就连最厉害的恐怖组织塔利班也不敢动用,但是,他相信,陈青山真会这么做的,因为他已经不是人了。

    在这时候,那丁老三已经被绑了起来,一名北雄帮人向着陈青山鞠了一个躬道:“帮主,这个叛徒要怎么惩治。”

    陈青山瞥了丁老三一眼,挥了挥手,淡淡的道:“火刑。”

    随着他的话,两名北雄帮人就把已经被绑着的丁老三抬了起来,向着那正熊熊燃烧着的火炉而去,显然是想把他丢进里面焚烧,而那丁老三顿时吼叫起来。

    然而,这吼叫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变成了惨叫声,因为他已经被两名北雄帮人投进了火炉之中,这火炉的底部全是燃油,身子一陷入,立刻就变成了一个火人,只惨叫了一会儿,那丁老三就再没声息了,身子渐渐的踡缩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团烧焦的火球。

    卓傲霜目睹着丁老三被投入火炉,听着他凄厉的惨叫,眼泪潸潸而下,嘴里喃喃道:“丁叔叔,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在众目睽睽之下,张浩天没有办法施展缩骨功,而且也没有可能松脱脚镣,他深知自己不死,这个已经不是人的陈青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的亲人,他的族人,会在核爆炸中化为灰烬,而美丽肥沃的圣陵禁区也将寸草不生,没有任何生物的存在,变成一个死亡之区,当下长长一叹道:“陈青山,和你儿子比起来,你差得太远了,动手吧。”

    谁知陈青山却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缓缓道:“痛快的死太便宜你了,张浩天,你知道我想怎么对付你吗,我要把你绑在这里,在我每天想龙儿痛苦的时候来这里割你一刀,剥下一块皮,然后再给你敷药割另外一块,我要你每天都像是活在地狱里一样,看到你的样子,或许我会愉快一些的。”

    听着陈青山这话,卓傲霜顿时尖叫起来道:“陈青山,你是个畜牲,最无耻最卑鄙的畜牲。”

    在卓傲霜的厉叫声中,陈青山的目光转向了她,咬牙切齿的道:“你这个贱人,龙儿是这个世上最优秀的男人,真心的喜欢你,想不到你会为了张浩天这个杂种背叛他,今天我要把你烧给龙儿,让他处置你。”

    说到这里,他一挥手道:“去把少帮主的灵牌端来,我要拿这个贱人祭他,还有,把炉子给我弄干净,不要让这个贱人的骨灰和丁老三混在一起。”

    卓傲霜最怕的就是遭到羞辱,听着要焚烧自己,反而松了一口气,秀眸圆睁,望着陈青山厉声道:“我不喜欢陈凌龙,和张浩天没有任何的关系,但陈凌龙的确比你这个畜牲强千百倍,现在我终于知道不喜欢他的原因了,那就是因为在他的身上仍然有一股你这个畜牲的气息,让人喜欢不起来。”

    面对着卓傲霜怒骂,陈青山却没有生气,只是指了指张浩天道:“把他给我绑在铜桩上,这个贱人献给龙儿之后,我再好好让他尝一尝痛苦的滋味。”

    在这大厅的右侧,立着好几个一人高的青铜桩,应该是过去城堡的主人练武所用,听着陈青山的吩咐,七名北雄帮人走了过来,而这几人显然知道张浩天的厉害,由两个人动手,另外五人隔着一定的距离用枪口指着,把张浩天押到了青铜桩之前,解开了他的手铐,扭转双臂,用绳索将他的上身牢牢的绑在了十字架上,然后这才打开脚镣,把他的双脚也绑住了。而且为了防止张浩天挣脱,从他的颈项到脚跟密密麻麻的缠绑了二三十圈,这样的绑法,让张浩天除了头部之外,别的地方已经无法动弹。

    被绑上后,张浩天一声不吭,因为他的“缩骨功”并没有练到家,虽然只练了手骨,可是在运功时是绝对不能说话的,现在,他必须抓住最后的一丝机会。

    卓傲霜见到几名北雄帮人已经用打湿的毛毯将火炉里的焰火弄熄了,并且开始在清理丁老三已经变成焦炭的骸骨,自知今日难以逃生,但心中有一个疑问未解,便瞪住陈青山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进了堡的。”

    陈青山得意的笑了起来,道:“几年前我就买下了这个险峻的城堡作为避身之地,而且构买了最先进的仪器,空中有雷达监控,别说飞机,一只鸟飞到城堡里都能够看见,上山的路上不仅有隐藏的摄像头,而在城堡大门的两边我还特别装上了大型的x光射线,你们两个藏在装葡萄酒的木桶里,我的人早就看见禀告了,要将你们两个打死很容易,但要活捉,就需要准备好的机关,告诉你,就算你们避过了网,也还有更厉害机关等着,知道你们迟早要来,那个卧室我是从来没有居住的。”

    卓傲霜咬了咬牙,好生懊悔自己报仇心切,结果上了陈青山的大当,转头去看张浩天,却见他被牢牢绑在铜桩上,双眼紧闭,一付束手待毙之状。而在不远处,北雄帮人已经端来了陈凌龙的牌位,并抬来了一个木桌放在了火炉之前,甚至还摆了上了几盘水果,显然是中国传统的祭祀之法。

    此刻,她的眼泪忽然潸潸的滚落下来,但是,这泪并不是为自己流的,而是为了这个男人。

    流了一阵泪,见到陈青山给陈凌龙的灵位焚纸烧香去了,下一步自然是把自己投入火炉之中,卓傲霜终于忍不住了,望着二十米远依然在闭眸的张浩天道:“张浩天,是我害了你,我也要死了,在死之前,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

    张浩天这时正在全神贯注的运功缩骨,两只手骨已经开始有了微微的变化,虽然能够听到卓傲霜的话,可哪里能够回应,只能加紧运功,希望能够在卓傲霜被投入火炉之前让双手松解,然后再想办法脱困。

    他这个样子,瞧在卓傲霜眼里,只以为这个男人心灰意冷,在后悔跟自己来这一趟,泪珠儿掉得更厉害了,道:“我知道你现在不想听我说话,可要是不告诉你,我死了也不会甘心,是,在知道你就是腾格尔之后,我恨过你,可是等我冷静下来,才知道自己爱的并不是腾格尔的外貌,而是灵魂,是那个不顾危险两次救了我,关心我,陪伴我的男人,正因为这样,才让我不计较年纪的差距,所以,我很清楚的知道,腾格尔就是张浩天,张浩天就是腾格尔,我爱的是你,甚至早就想向你表白,可是你有那么多的女人,而且我也害怕你再一次拒绝我,就装着对你冷冰冰的样子,看你会不会来哄我,这一路之上,你来找我说话,我其实是很高兴的,也想搭理你,可是又想看看你到底对我有多少心,会有多大的耐心……”

    说到这里,卓傲霜已经泣不成声,顿了顿才继续道:“其实叫你独自和我来俄罗斯,我知道是很危险的,可真的有那种想法,要是出了事,就和你死在一起,永远的让你陪着我,可是现在,我知道错了,错得很厉害,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但你放心,我会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你一天不来,我一天就不去转世投胎,我会跪求阎王老爷,让他下一辈子让我们做夫妻,如果我们杀人太多,做不了人,就算做猪夫妻,做狗夫妻也行。”

    她的话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的传进了张浩天的耳中,卓傲霜的情感转变,他是万万料不到的,就像他没有想到卓傲霜会爱上“腾格尔”一样,但是,他不敢去想得太多,因为此刻他的手骨已经在缓慢的变得柔软,能够在绳索间摩擦着轻微的滑动,此时此刻,性命攸关,是绝对不能分神的。

    瞧着张浩天还是闭眸不回应自己的话,无疑是再一次拒绝了自己,连和自己在黄泉之下做夫妻都不愿意,卓傲霜的脸上流露出了无比绝望之色,忽然觉得,陈青山把自己投入火炉,化为灰烬,反倒是一种解脱。

    而在这时,陈青山已经祭了儿子,卓傲霜的话自然也传入了他的耳里,当下咬牙切齿的道:“贱人,还说不是为了这个杂种背叛龙儿,像你这样的贱人,我先把你烧去,让龙儿惩罚你。”

    说罢,他猛的一挥手,就有两个北雄帮人将卓傲霜抬了起来,这两人见到她花容月貌,丽质迷人,却要被投进火炉里焚化,都露出了惋惜之态,但帮主有令,自然不能反对,便一步一步的向着火炉而去。

    就在陈青山说话之后,张浩天的两只手腕已经从绳索中松了出来,而其余的五指立刻就能够脱出,但他知道,双腿和身子上捆着的绳索是没有办法松脱的,所以,他必须借用外力,而这个外力,只能是北雄帮的人。

    睁开眼睛,已经瞧着卓傲霜被抬到了火炉之旁,陈青山一声令下就要被投进去,张浩天忽然骂了起来,道:“陈青山,像你这样阴毒的畜牲,怎么能够生出陈凌龙那样一条好汉子来,我告诉你,一定是你老婆偷人才有的种,哈哈,你拜的是别人的儿子,可笑,真是可笑啊。”

    听着张浩天忽然开口骂人,而且居然说自己的儿子是野种,陈青山脸色恼怒,对身边一名壮年男子大声道:“你去把他的舌头割下来,还有,把他的眼睛也给我挖了,我倒要瞧瞧,他还能骂什么。”

    随着他的吩咐,那名壮年男子便拔出了腰间的匕首,向着张浩天走来。

    而张浩天就是需要他走近,脸部露出惊恐之状,但五指已经慢慢滑离绳索。

    那壮年男子只注意到了张浩天的表情,当下得意的笑道:“都说天狼如何的了不起,想不到也不过如此,乖乖的把舌头伸出来让我割了,否则把刀放进你嘴里,连你牙齿一并撬……”

    然而,他最后的一个“了”字还没有说出来,张浩天双手已经彻底离开了绳索,左手握住了他举起的右手腕,而右手已经夺过了那匕首,顺势在他颈部一挥,一道鲜血喷溅而出,这人连哼都没来及哼一声,就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厅里的所有人都在跟着陈青山祭拜陈凌龙,一时之间,对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反应过来,而张浩天已经拿起了匕首,数秒间就将自己身上脚上的绳索挑断了,然后捡起了死去的这壮年男子挂在肩边的冲锋枪,首先便向抬着卓傲霜的那两名北雄帮人扫射而去,那两人不及提防,立刻应声而倒。

    陈青山和其余的北雄帮人由于在铜炉前设案祭拜陈凌龙,而那铜炉由于有取暖与照明功能,足有两米长,一米五高,已经把他们的身子差不多挡住了,冲锋枪的准头不高,当张浩天的一梭子弹射去,只打伤了离陈青山最近的一名北雄帮人。

    陈青山与另外的人见到情势不对,连忙躲在了铜炉之后。

    张浩天在出手前,已经观察到了厅内的情况并制定了每一步计划,在将陈青山与他的手下逼到铜炉之后,不停的勾动板机,让子弹打得那铜炉“咣咣”乱响,暂时压制住这些人,借着空隙,他也快步奔跑了二十几米,到了铜炉之前。

    而此刻,卓傲霜已经反应过来,虽然双手双脚还在镣铐之中,但已经从刚才抬她的一名北雄帮人尸体里抽出了一柄手枪,对着脚镣连接之处就是“砰砰”两枪击出,北雄帮人使用的都是威力强大的大口径手枪,在这两枪之下,那脚镣已经分开。而与此同时,两名北雄帮人一左一右想从铜炉后绕来,张浩天一阵扫射,将左边一人的身上打出了几个窟窿,而卓傲霜双手握着手枪,就在右边的那名北雄帮人举枪向她射击之前打破了他的头颅。

    在击毙两人之后,卓傲霜将手高高举起,张浩天也不用她开口,将冲锋枪的枪口对着手铐之间的锁心射去,只一梭子,那手铐就应弹而断,虽然两个钢圈还在卓傲霜的手腕上,但已经不能束缚她的双手了。

    就在手铐断开的一霎那,卓傲霜伸出了手,又从另一人的腰间拔出了一支手枪,见到张浩天守在了铜炉的左边,而她便守在了右边,只要有人冲出,就开枪射击。

    从张浩天杀人割绳到现在绝对没有超过一分钟的时间,但大厅的形势却有了极大的变化,张浩天与卓傲霜,此时就像是两头被放出闸的猛虎,将要噬咬所有的敌人。

    这时,只听到铜炉后传来了陈青山气急败坏的声音:“狗娘养的,你们是怎么绑人的,怎么让张浩天出来了?”

    到了现在,张浩天才松了一口气,隔着铜炉扬声道:“陈青山,用不着怪你手下这些狗娘养的,你应该听说过,这个世上有一种功夫叫做‘缩骨功’,可惜我练得不好,否则早就要你的命了。”

    虽然知道张浩天的师父是过去江湖上有名的“千面狐狸”吕东杰,但由于燕子李三不愿收吕东杰为徒,他也从来没有说过与李三有什么渊源,因此大家只知道他师承大刀王五的徒弟,使得一手“王家刀法”,虽有“千面”之称,但江湖中会“易容术”的并非一人,而“缩骨功”是用于逃命的小巧功夫,一说穿了就会无效,吕东杰自然不会讲。陈青山哪里想得到高大威猛,一身刚硬的张浩天居然会这么一手,一时之间,已经懊悔得说不出话来。

    张浩天已经计算着陈青山的人数,刚才他已经数清了,加上押他们进来的六人,陈青山在大厅的手下共有十五名,除去丁老三,然后刚才自己和卓傲霜已经击毙四人,另外还有一名站在陈青山身边的人被他奔来时扫射打伤,那么加上陈青山在内,铜炉后的敌人有十名,对于他和卓傲霜来说,压力已经减轻了许多。

    ……

    此刻,大厅内一片寂静,铜炉前后的人都在想办法解决掉对方,张浩天知道,现在是施展身手的时候到了,他和卓傲霜能够采取的攻势,是北雄帮人无法做到的,而这就是胜负的关键。

    于是他向铜炉的上空指了一指,卓傲霜顿时明白了张浩天的意图,他是让自己跃过铜炉,从空中射击,并且吸引住敌人的注意,而他则从铜炉后绕过去,同时夹击,敌人虽然比他们多,但躲不过连续的子弹射击。

    他们在想进攻之策,陈青山和手下们自然也在商量,要行动事不宜迟,而且他们对动作也彼此很熟悉了,当下张浩天将冲锋枪挎在肩侧,双腿微蹲,双手向上搭在了小腹处。这时卓傲霜双手握枪,后退了几步,然后忽然加速,踏在了张浩天的手掌之上。

    张浩天的力度与卓傲霜的轻盈,就像南洪拳中的“虎鹤双形”一样,是天生的绝配,在他猛力的向上推送之下,卓傲霜的身子已经从正在熊熊燃烧的铜炉上跃了过去,而还在半空之中,她的双枪就响起来,自然是开始向铜炉下的敌人在射击。

    张浩天在推送了卓傲霜之后,已经端起了冲锋枪,绕过铜炉,向着后面而去,人的本能反应,在遇到袭击后必然会朝袭击的方向看并发出反击,除非是想到敌人会有这样的攻势,然后早有准备。

    北雄帮人显然没有想到卓傲霜会从吐着火焰的铜炉之上跃来,在几名同伴被击中之后,全部转身举枪去对付已经站在他们身后的卓傲霜,然而,张浩天也已经到了,一时间也无法判别铜炉后站立的还有几人,发出一声狂吼,勾动了板机,愤怒的火焰一串连着一串的喷射而出,而由于担心敌人穿着防弹背心,他的子弹全部是照着头部射的。

    当最后一枚子弹壳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叮当”声,他的眼前除了卓傲霜之外再没有别的人站着,而张浩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陈青山,却见他整个头部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中弹的部位是头盖骨直穿而下,连脑浆都出来了,显然卓傲霜在空中锁定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他。

    确定陈青山已经死亡,张浩天忍不住一口唾液吐在了他血淋狰狞的头部道:“畜牲,让你死得太便宜了。”

    说了这话,他抬起头望向了卓傲霜道:“傲霜,恭喜你,你终于杀死了陈青山,报了杀父之仇。”

    然而,听到他的话,卓傲霜的脸上并没有表情,双眸无神,身子晃了两晃,忽然仰面倒在了地上,张浩天这才发现,在她的小腹上,有一个血洞正在不停的流着血,顿时明白,就在自己开枪的那一霎间,北雄帮也有人开枪击中了落在地上的卓傲霜,为了便于攀爬,两人都没有穿防弹背心,用血肉之躯承受大口径手枪的射击,是很少有人能够支撑下去的。

    吼了一声,张浩天丢掉了枪,一把抱住了卓傲霜,叫道:“傲霜,你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

    在他的呼喊声中,卓傲霜缓缓睁开了已经失去神采的眼眸,但嘴角却泛起了一丝笑意,无力的喃喃道:“天……天哥,我能跟……跟着小薇这样叫你吗,仇……仇我已经报……报了,能够死……死在你怀里,我很高……高兴……”

    说着这话,卓傲霜的眼睛已经越来越沉,挣扎着用全身的力气道:“亲……亲……”

    然而,最后一个“我”字她已经无法说出口了,眼眸缓缓闭上,已经陷入了无尽的黑暗深渊。

    ……

    不知过了多久,当卓傲霜再次醒来,睁开眼睛,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一个英俊威武的面孔,正是张浩天。

    感觉身子软绵绵的毫无力道,卓傲霜低声道:“我……我这是在什么地方,是天堂还是地狱。”

    张浩天的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道:“这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而是人间。”

    听着张浩天的话,卓傲霜清醒了些,双眼转动着四处望去,却见一片洁白,显然是一个病房,而在床的右侧,开着一扇窗户,一道明媚的阳光透射而入,让整个屋子特别的明亮。

    于是,她又问道:“这是在俄罗斯还是中国?”

    张浩天道:“在斯塔夫罗波尔市,这是离卡丽莎镇最近的城市。傲霜,你中枪的部位并不是要害,只是失血过多,大厅里的北雄帮人中有一个没有死,我让他带着在马基可夫城堡里找到了医治枪伤的药,给你做了处理就开车到这里来了,你整整昏迷了两天多,现在终于醒了,医生已经给你的枪口做了手术,说只要你能够醒过来,就不会有什么大碍。”

    卓傲霜瞧着张浩天,见他容色憔悴,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忍不住道:“你……你一直没有休息吗,为什么不找护士来。”

    听着这话,张浩天并没有回应,而是拉住了她的右手,俯下了身子,轻轻的在她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的脸颊上吻了一吻,凝视着她道:“傲霜,你还记得自己在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吗,你说让我亲亲你,我一直在等你醒来。”

    卓傲霜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个男人温柔的样子,在他这一吻之下,苍白的脸颊上顿时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心情也激动起来,喘息着道:“你……你是真心……真心喜欢我吗,我不需要你同情,也不需要你施舍感情。”

    张浩天握着她的右掌,把它放在自己的右脸上摩挲着,凝视着她的眼睛,微微一笑道:“过去你问我这句话,我或者还有些犹豫,可是现在不会了,傲霜,你知道吗,在你昏迷的这两天,我感觉到了害怕,害怕失去你,我可以很肯定的回答你,我喜欢你,真心的喜欢你。”

    第一次听到张浩天表达情感,卓傲霜的胸口起伏得更厉害了,想要说什么,可是偏偏又说不出,忽然觉得自己浮在了云端之中,被一片温暖包围着。

    见到她这样,张浩天道:“傲霜,你才醒来,我去找医生来看看你。”

    然而,就在他起身要走的时候,卓傲霜却紧紧的抓住他的手,摇着头道:“不,天哥,我很好,你不要去叫医生,我只要你多陪陪我说话。”

    张浩天只好继续坐着,然后笑了笑道:“你终于忘掉腾格尔啦。”

    卓傲霜凝视着他,眼中现出了痴意,又轻轻一摇头道:“不,我永远忘不了腾格尔,因为你就是腾格尔,腾格尔就是你,而我是先爱上腾格尔再爱你的。”

    说到这里,她皱了皱眉头道:“你不是腾格尔,也好也不好。”

    张浩天闻言一愣道:“为什么?”

    卓傲霜瞧着他英俊刚毅的容貌,咬了咬唇道:“你比腾格尔年轻,比他好看,这当然好,可是你有那么多个老婆,我……我……”

    张浩天猜到了她的心思,道:“你是怕她们不接受你,是不是?”

    卓傲霜轻轻“嗯”了一声。

    张浩天笑了笑道:“傲霜,你错了,她们会很迎接你,因为你是我在中国最后的遗憾和牵挂,如果你不跟我回去,我在圣陵禁区陪着她们也会不安心的。”

    这话一传入卓傲霜的耳中,让她也露出了诧异之色,道:“我是你在中国最后的遗憾和牵挂,天哥,还有天狼帮万洪帮与天义盟呢,只要我的手下跟着你,你就是真正统一中国南北黑道的王者了。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你做哩。”

    张浩天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声充满了坦荡与通达,过了好一阵才望着卓傲霜道:“傲霜,你知道吗,经过了这么多的风雨,我也似乎完成了过去的理想,可是想想自己过去所走的路,我终于领悟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道理。”

    卓傲霜立刻道:“是什么道理啊?”

    张浩天又是一笑,道:“只有一统中国的王者,而没有一统中国黑道的王者,黑道永远是依附于政治之下,生死命运掌握在政府手中,庞统勋有野心,倒下去了,严开镜有野心,倒下去了,柯云路有野心,倒下去了,陈家父子有野心,最后也会倒下去的,现在整个中国风头最强劲的,只有天狼帮和万洪帮,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站在群峰之巅,受到的将是四面之风,无论是我,还是我手下的兄弟遭受到灭顶之灾的可能性将变得极大,我不想天狼帮和万洪帮像北雄帮那样一夜之间就土崩瓦解,兄弟们死的死,抓的抓,剩下的逃亡天涯,还不如在风暴没有来临之前,将船靠岸,这样所有跟着我出海的人还有一个好的结局。”

    卓傲霜顿时明白过来,道:“你想解散天狼帮与万洪帮?”

    张浩天很肯定的一点头道:“在从蒙古返回中国之前,我就有了这样的决定,圣陵禁区是我的责任与使命,那里才是我要经营的地方。”

    卓傲霜实在想不到他辛辛苦苦走到这一步却要放弃,但细想之下,也好生佩服这个男人深远的智慧与放弃的勇气,沉默了一阵道:“那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离开了黑道,解散了天狼帮与万洪帮,中国的黑道没有人制定规矩,会变得一片混乱。”

    张浩天又一点头道:“是的,会变得一片混乱,而且危害将更大,涉及的范围将更广,但正是这样,黑道才能够生存,这是一个永远无法解决的社会状态,但已经不是我的能力所能驾御的了,或许日后能够出现一个比我更聪明,懂得规避危险的人,但那将是一种新生的势力,和传统的黑道必须是不一样的。”

    卓傲霜望着他道:“天哥,你懂得如何发展这种新生的势力,是不是?”

    张浩天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道:“不管我懂不懂,但以我目前的情况,已经没有办法去做,傲霜,你既然醒了,明天我会回到中国去处理这件事,小薇会过来照顾你的。”

    卓傲霜凝视着张浩天,见到他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遗憾,顿时露出了笑靥,道:“你去吧,其实自从我爹死后,我也恨这个黑道,你能够……能够及时摆脱它,我很高兴。”

    张浩天见到卓傲霜讲话喘息着已经有些费力了,不再和她多说,而是起了身,叫医生去了。

    ……

    三个月后的一天,蒙古,圣陵禁区,巴达托塔城。

    早在十天前,王宫里就放出消息来,塔塔罗王要娶九王妃,,而在婚礼的三天前,整个巴达托塔城都张灯结彩,彻夜欢歌,沉浸在喜庆之中,要知道,虽然前段时间塔塔罗部人经历过一场劫难,但毕竟已经渡过了,特别是巴达托塔城居民们被焚烧的物品,全部得到了更好的补充,如今又是春暖花开,骏马奔驰,牛壮羊肥的季节,部落的人心中高兴,不仅是巴达托塔城,英曼城,善巴拉城都在庆祝,整个圣陵禁区全欢腾起来。

    所以,这注定是一次盛大的婚礼,规模甚至超过了前面的八位王妃,而来的宾客更是远多于过去,蒙古民主党内阁的所有人都来了,五大军区的司令到了,蒙古工商娱乐界的名流到了,但是,得到礼遇照顾得最多的并不是这些人,而是来自中国的客人。

    这些中国客人,自然就是以黄彪为首的天狼帮及万洪帮头领了,张浩天从俄罗斯返回中国后,给了他们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就是彻底退出黑道,得到一笔极是丰厚的退休金,而第二个选择让那些还想在黑道上厮混的头领带走一些兄弟自己发展,但从此以后不得再打天狼帮或者万洪帮的牌子。

    看到了雄踞北方百年的北雄帮在短时间内风流云散,张浩天的决定,头领们大多数都能够理解,而且也愉快的做出了自己的决定,现在受邀到了草原,看到了巴达托塔城,看到了塔塔罗部属民对张浩天的拥护,自然就更明白了。

    到了傍晚,婚礼正式开始,由于卓傲霜已经没有了父母,张浩天还特意到清松寺请来了无嗔大师做为女方的长辈参与仪式给予新人祝福。

    繁闹的婚礼一直到夜幕降临才结束,脸罩薄纱,头戴高帽,穿着大红蒙古新娘盛装的卓傲霜给长辈们献了哈达,又向亲友们用银碗敬了喜酒后就由人搀扶着进洞房了,而张浩天则继续留下来喝酒。

    张浩天心情高兴,这一顿酒是来者不拒,开怀痛饮,到了最后,已经喝得酩酊大醉,走路摇晃不稳了,不过还在大叫着继续喝,而赵劲峰、朱二、王彬等等一干兄弟知道他还要洞房花烛,赶紧劝着,由齐日迈与另一名侍卫搀扶着他进了王宫二楼的一间屋子,这是他的洞房,也是日后九王妃的居所。

    到了洞房内,身穿大红新娘盛装的卓傲霜正由两名侍女陪着坐在宽大的婚床上,见到张浩天被人扶着大醉而进,卓傲霜没有丝毫的生气,而是叫齐日迈把他扶在床上躺好,挥手让所有的人关门出去。

    等到别的人走光了,卓傲霜也除下了外裳,只穿着内衣裤躺在了张浩天的身边,并拉上了被子。

    第一次和一个男子同盖一被,自然让人羞涩难当,卓傲霜平躺了一会儿,见到张浩天的确是醉得没什么反应了,便侧起了身,用右掌支颊,凝视了他好一阵,不知不觉间露出了幸福满足的微笑,然后飞快在他的左脸上亲了一下。

    但没想到的是,她的唇离开,就听着张浩天道:“偷亲男人,知不知道会受到惩罚的。”

    卓傲霜不防他忽然说话,心头猛的一跳,跟着反应过来,在他身上一拍道:“好啊,你……你装醉。”

    张浩天一下子翻身而起,压在了她的身上,道:“我真是醉了,不过今天是我和你的洞房花烛,那是无论如何都要醒过来的。”

    卓傲霜被张浩天压住,感受着那股强烈的男子气息,在他炙热的目光之下,羞涩难当,便微微偏过头去,不敢与之对视。

    张浩天见她双颊飞红,睫毛低垂,说不出的风姿绰约,不禁看得呆了。再加上紧紧贴着她温软滑腻的身躯,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她,脸向下一伏,就含着她的樱唇亲吻起来。

    卓傲霜只觉几乎要晕眩,全身发热,情不自禁张开了玉齿,任由张浩天的舌探入唇中,并在他的引导下激烈的交缠起来,她需要的,就是这个男人对自己强烈的索取。

    在激吻之中,张浩天已经解开了卓傲霜的内衣,并将它远远的扔出,在他眼前的,是一具美丽的艺术品,秋波微阖,脸颊抹霞,如晨光中带露的玫瑰,而她的樱唇还因为刚才的激吻微启着,颈部与肩部形成了优美的弧线,在她的胸前,坟起着宛如鸡头肉般的雪团,两点细细的嫣红,格外的醒目。

    此刻,张浩天的目光注视到了她的右乳下侧,在那里,有一个如铜钱般的淡痕,正是卓傲霜第一次受伤之处,那子弹头还是他挑出来的。

    瞧着张浩天在看自己的伤痕,卓傲霜忍不住低声道:“很难看,是不是?”

    张浩天没有说话,嘴唇已经吻在了那伤痕处,并渐渐的移向了那细小的,但已经挺立起来的嫣红。

    在他的逗挑刺激之下,卓傲霜扭动着身子,双手已经插入了他埋在自己胸部间的头发里。

    张浩天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猛的剥掉了卓傲霜唯一的红蕾丝裤衩,伏在了她的身上,分开了那修长雪腻的双腿,缓缓的进入了那已经润泽的桃源。

    在元红初破之时,卓傲霜发出了一声痛呤,身子僵硬着痉挛了好一阵,但是,适应了一阵之后,痛楚的感觉减轻,面对着这个已经与自己融为一体的男人,想起与他的种种过去,她的激情开始涌动了,她把自己的胴体化作了一团烈焰,她要融化这个男人的生命,与他铸就在一起。她要把自己粉碎了,把他也粉碎了,蹂合着不分彼此。她要温柔、要野蛮,要他的全部。

    此时,卓傲霜抓住张浩天,抓紧他的双肩,揪住他的头发。她成为一个硕大的磁场,她感觉不到他,因为他无处不在。她渴求他突破自己,穿透她的肉体,直达她的灵魂。

    高潮终于爆发了,席卷了两人,两人喘息着,亲吻着,直到男人褪出了女人的体内。

    但,这只是今晚的开始……

    ……

    七天之后,草原之上,青草离离,白云悠悠,一个英俊雄伟的男人含着一根青草躺在柔软的草地之上,在他的身边,或躺或卧,有着九个衣服各异,容貌各异的漂亮女人,其中两个女人的肚子已经凸起,显然已经有孕,她们有的在静静的晒着太阳,有的在愉快的交谈着,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扬溢着幸福满足的神情。

    在不远处,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在嘻笑着玩耍,过得一阵,似乎觉得无聊了,那女孩子就跑过来对那英俊雄伟的男子道:“阿爸,哥哥说外面有一个叫迪尼斯的地方,有很多很多好玩的,你带我去玩,好不好。”

    那男子起了身,一把将女孩子抱起道:“好,格根塔娜,阿爸明天就带你去,我们一家所有人都去美国的迪尼斯乐园,你爷爷还从来没有去那种地方玩,也让他开开心。”

    这时,他环视了九个女人道:“你们同不同意。”

    九个女人全都站起身来,然后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欢呼之声,有一个虽然怀着孩子,但似乎特别想到外面玩儿,还特别跑过来亲了他的脸颊。

    男人抱着小女孩,搂着怀了孕来亲他的女人,大声道:“回城用晚餐,今晚作好出行的准备,明天一早出发。”

    随着他的声音,有几个女人骑上了马,而怀孕的女人则带着两个孩子钻进了一辆灰色的悍马越野车之中。

    那男子也翻身上了一匹高大腿长,皮毛如缎的黑马,扬着一柄金鞭,率先向远处一座白色的城池而去,所有的女人便紧紧的跟着他。

    在他们的背影里,一轮残阳缓缓的西落了,可是,就在明天的早晨,它还会升起,带给草原勃勃的生机,还有,幸福的希望……  

本文网址:https://xsid.top/xs/6/6077/14485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id.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