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小说精品小说 > 军史小说 > 欲海官门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七章 第一个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七章 第一个

推荐阅读:大上海新覆雨翻云重生之官路浮沉重生之玩物人生黄沙百战穿金甲宦海纵横格斗狂想守护美女山窝里的科技强国大争之世

    “什么样…….”高珏躺在欧阳培兰的身上,原本平放在毯子上的胳膊,抬了起来,轻轻地将欧阳培兰抱住,然后小声说道:“我记得伟人说过一句话,叫作实践出真知,要不然,咱们实践一下……”

    “实践就实践,谁怕谁呀。你想怎么样?”欧阳培兰一本正经地问道。

    “那你躺下,咱们这是纯学术上面的交流,你不要紧张。”高珏笑嘻嘻地说道。

    “哼!”欧阳培兰的头,本是靠在高珏的肩膀上,现在扭过来,白了高珏一眼,说道:“这种事情,也有学术交流,亏你能说的出口。”

    高珏轻轻地抱着欧阳培兰,将她的身子向一旁挪动,欧阳美人顺势躺到高珏的身畔,这才听高珏说道:“这当然是学术。要不然,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怎么样?”

    “好呀,你说。”欧阳培兰侧目瞥向高珏,脸上泛出笑容。素来不苟言笑的她,突然发现,和高珏在一起的时候,会体会到从来没有过的快乐。人这一辈子,总是争权夺利,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势,实在太累了,她也需要放松。钓鱼虽然可以让她精神放松,但终究是寂寞的。

    “有这么一对两口子,男的是清华的博士,女的是北大的博士,两个人中科院工作,是在工作后认识的,因为志同道合就结了婚。谁曾想,结婚十年了,还没有孩子。两个人就认为,二人之间,肯定有一个有点毛病,便一起到医院检查。你猜,结果是什么?”高珏笑呵呵地说道。

    “不是男的不孕不育,就是女的呗。”欧阳培兰顺口答道。

    “错了。检查结果,两个人都很正常,谁也没有毛病。”高珏说道。

    “那……”欧阳培兰认真地思考起来,好一会才说道:“听说女人有排卵期,一般在这个日子做那事。才容易怀孕。他们应该是选的日子不对。”

    “错。”高珏马上回答。

    “那是因为什么啊?”欧阳培兰这次是真的想不出原因了。

    “因为呀……因为到医院检查之后发现,那个女博士,至今还是处女……”高珏嬉皮笑脸地说道。

    “啊……不会吧……”

    “怎么不会呀……”高珏翻了个身,一只手放到欧阳培兰的脖子下面,一只手放到她的肚子上。慢慢向上移动。嘴里跟着说道:“这两位博士,以为两个人晚上睡觉,躺在一起就能怀孕生孩子了,根本不知道。需要做我们刚刚做的那事儿,才能怀孕。由此可见,普及性教育是何等的重要……”

    “胡扯,哪有那么傻的呀……这种事,我结婚之前都知道。哪有人会不懂……”欧阳培兰明显不信。

    “原来你结婚之前就懂了呀。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高珏一边说着,右手一边上移,渐渐,移到了那山峰之上。才一触手,便是软绵绵的,原来今晚,欧阳培兰不仅没有穿内裤,就连胸罩也都省了。

    “还不就是咱们刚刚那样。把你的那个,插到我的那里……”欧阳培兰一本正经地说道。这种问题,如果是以往,打死她都不会回答,当然。如果不是二人的关系,达到如此程度,高珏也不会二到说这种话。

    “那除了这个呢?”高珏又坏坏地问道。

    “那还能有什么呀?不就是这点事儿么……嗯…….”在高珏手指的拨弄下,欧阳培兰不自觉地呻吟一声。接着皱了皱眉,说道:“你……你别这么轻……重点……”

    “你为什么喜欢重的。不喜欢轻的呢?”高珏故作好奇地问道。

    “你这样……弄的人痒痒的……难受……”欧阳培兰喘息着,说出这句话来,随即将头靠到高珏的肩膀上,轻轻地喘息起来。同时,她的眸子,也缓缓闭上,露出一脸的享受之色。

    高珏趁机将嘴巴凑到她的嘴上,没有像欧阳培兰以前那般,一上来就疯狂的亲吻,而是伸出舌尖,温柔地舔舐她的嘴唇。

    这种感觉,是欧阳培兰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别看久为人妇,可丈夫年纪太大,似乎也不谙此道,新婚之夜,不过是匆匆一二三买单,之后也不见起色,总是速战速决,各睡各的。这使得欧阳培兰从来没有和男人有过温存,待到后来,丈夫外驻国外,她更是连着一二三买单的节目都没有了。以至于,在她遇到高珏之后,就如同饿狼一般,只管发泄心中的火焰。当然,以欧阳培兰的性格,高珏以前也不敢,也不愿和她温存,全当是例行公事,吃个快餐。

    今天晚上,高珏这一温柔,欧阳培兰还真有点不适应,从未体验过的温情,瞬间令她芳心难耐。在那柔情的挑拨下,她的身子越来越软化,时而还会地颤抖。

    未几,她主动伸出香舌,与高珏的舌尖,交缠到一处。两个人的动作都很慢,都很轻柔,绝非刚刚进来时,那种疯狂。但是,这般的亲吻,反而令欧阳培兰感到更加的刺激,从未激动过的心肝,在这一刻竟“砰砰”乱跳。就如同小女孩第一次与男人亲吻一般。

    “我……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紧张……以前……以前也没有这样啊…….”欧阳培兰暗自纳闷,实在想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

    渐渐,她又发现,自己原本挺拔的山峰,在那轻柔的拂动下,变得肿胀起来。这种感觉,要比以前让高珏用力的狂抓,更加让人心醉。

    欧阳培兰沉醉了,这种柔情,要比往日的激情,更叫人享受。当高珏的舌头与她的舌头分开的那一刻,她不禁感到一阵失落,可在这失落的同时,她的身体,突然打了个哆嗦。原来是高珏的舌头,悄无声息地舔了一下她的耳唇。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耳唇竟是如此敏感,如此不堪挑逗。只几下,就已令她心猿意马,小腹之内,升腾出一股火焰。一双**在洁白的长裙覆盖之下,开始难耐地搓动起来,夹的很紧,一上一下,不规则地动着。“呼……呼……”她的呼吸,也变得越发的浊重。

    以往的她,似乎没有害羞之心,还记得几次与高珏在房间办事,她都能够毫无顾忌地、忘情地嚎叫,哪怕是刚刚,她骑在高珏的身上,就在这山间,她也敢纵情咆哮,发出那原始的吼声。可是此时此刻,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内心身处竟然生出一丝羞怯之心,上下贝齿紧紧地将嘴唇咬住,生怕被高珏误以为,她是一个放荡的女生。

    她的身子,越来越火热,如果是以往,她真的会像先前那样,一把将高珏按到身下,再次骑上高珏的腰部,但是这一次,她没有。她强压这心中越来越升腾的火焰,时而用舌尖舔舐一下那已经干燥的嘴唇,双腿夹的越来越紧,蠕动之时,越来越用力。

    这种温馨持续了许久,她感觉的到,高珏的手开始向下移动,顺着长裙慢慢下滑,滑到了她的小腹。她知道高珏的手要伸到哪里,她的心中,开始期待,紧紧夹着的双腿,顺着高珏的手,慢慢分开。

    “喔……”只是一触,她的身子猛地挺得笔直,憋在嗓子眼里的声音,无法抑制地爆发出来,脖子高高昂起,分开的双腿再次合紧,紧紧地将这个男人的手夹住。随即,她的身子瘫软地松了下来,眼睛睁开,冷傲的凤目,在这立刻变得柔情似水、迷离妩媚。

    才一睁眼,她就看到高珏正一脸温情地望着她,使得她红润的面颊,一阵发烫。

    欧阳培兰下意识地将面颊埋到高珏的怀中,她的表现,再加上身上这圣洁的长裙,令她好似一个含羞带臊的小女孩,今天晚上是她的破啼第一遭。

    高珏轻轻把插在她两腿间的手抽出,温柔地将她抱住,在她耳边柔声说道:“这就是卿卿我我……”

    “嗯……”欧阳培兰应了一声,抱住高珏宽厚的背脊,柔声说道:“今晚我才知道……原来你才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拂晓,林子里响起欢悦的鸟鸣,知了的叫声。

    小小的帐篷内,一对男女盖着红色的被子,相拥在一处。红色的被子,红色毯子,红色的枕头,因为光线的射入,不再充满诱惑和激情,倒仿佛是一对新婚男女的洞房。

    这一夜,帐篷内春歌漫漫,此一刻,仍在沉睡的二人,男人的脸上带着柔情,女人的脸上透着幸福与满足。

    伴随着鸟儿与知了的叫声,二人缓缓睁开眼睛,高珏柔情一笑,怀中的美人,却是面颊一红,娇羞无限。

    “你醒了……”

    欧阳培兰柔情款款地说了一句,她的声音很小。

    “嗯……”高珏柔声说道:“昨晚睡的好么……”

    “我从来没有睡的这么香……只是不知道……自今晚之后,不知何时再能这般……”欧阳培兰小鸟依人,说到最后,声音有些楚楚。

    “就如我们的约定,只要不忙,我们每个月都在这里相聚一次。”高珏柔声说道。

    “一个月……”以前的时候,欧阳培兰对这个日期,并不以为然,早也可晚也可,但现在,她似乎觉得太过漫长。

    可两个人都是政府的官员,想要聚到一起,本就很难,加上欧阳培兰孀妇的身份,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和高珏相守在一起。

本文网址:https://xsid.top/xs/4/4383/7670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id.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