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小说精品小说 > 军史小说 > 机关沉浮:女教委主任 > 章节目录 第三卷 剑走偏锋出奇制胜 第十五回 都是美丽惹的祸

章节目录 第三卷 剑走偏锋出奇制胜 第十五回 都是美丽惹的祸

推荐阅读:寻花问柳打造盖世英雄凌云志异刺客魔传绝代中医纳妾记一等位面商人鬼吹灯II变天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

    第十五回 都是美丽惹的祸

    先不提赵慎三这边惊心动魄的自救,现在是时候该说说教委这场祸事的起因了!

    关于机关里面枪打出头鸟以及出了头的椽子先烂这种话题已经说了n多了,就不老生常谈了,不过郑焰红的倒霉还真不仅仅是被嫉妒遭陷害这么简单!

    盛大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结束之后,繁华落幕,女人身上却没有落寞与失落,反而多了好多层炫目的彩衣,各种荣誉纷至沓来,让她在风光之后又成了享誉全省的优秀女干部,一霎时,她几乎成了全省年轻貌美的女领导的表率了!

    就在这种背景下,云都市里有一位女领导退休了!

    按理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官场原本就是一条河,来了去了周而复始永无止息,这个女领导退休了就退休了,反正她的位置也不会闲着没人要!可是却偏偏云都市历来都是高层女领导稀少,加上去年就走了一个女的来了一个男的,整个市政府班子里,还真就仅有这么一位女领导了,她退了,可就成了清一色的和尚队伍了!

    但这就不符合搭配标准了!政府新出台的政策明文规定“县级以上政府领导班子至少要有一名女领导”,以示保护妇女儿童权益以及男女比例平衡。 138看书 ( )免费小说所以,这就说明云都市政府必须很快的补充一名女干部,以维持班子的平衡。

    有了这样难得的机会,市委市政府自然是希望省里不要另外配人过来,而给他们一个在云都内部提拔一名女干部的机遇。市委书记林茂人在跟省里隐晦的表达了这个意思之后,没想到省里居然同意了,这就让林茂人十分的高兴,并且已经暗地里物色好了一名女县委书记……

    但是,主管教育的卢博文省长却在得知云都市有这么个机会的时候,出于对教育工作的重视以及对郑焰红工作能力的高度认可,在不知道林茂人书记已经拟定好了人选的背景下,好心肠的向省委组织部极力推荐了郑焰红,希望能够给高能力的年轻女干部更大的发展平台。

    全h省说大也大,但是能崭露头角的干部还不就那么几张熟面孔?而这些熟面孔的背后哪一个不是牵连着更熟的面孔?省委组织部的继任者明知道卢省长推荐的这个云都市女教委主任是自己的前任---组织部长部长郑伯年的亲侄女。人家郑伯年现在虽然退了,但依旧在人大任职,就算是回家养老了,也不能表现的人走茶凉惹人白眼。所以现任组织部长自然也就采纳了卢省长的意见,马上向云都市委建议提拔郑焰红。

    这可就犯了忌讳了!

    林茂人作为市委书记,云都的大老板,虽然手里掌控着无数干部的升迁祸福,但是等闲省里放手一个副市长的位置让他选,这样的机会也还是不多见的。更何况他已经拟定了人选,更加已经暗地通知过那个人选---凤泉县的女县委书记马慧敏了。

    当然,如果郑焰红也是他很欣赏的干部,让他能够在提拔她之后顺心顺意,这一切也都无所谓。毕竟他是市委书记,提了谁只要看着顺眼,用着顺手,亲近起来又顺心就行,就算是失信于马慧敏,对方也没法子、更没胆子口出怨言的。

    怎奈林书记对郑焰红是有着心结的,而且这个心结还是一个不可对外人言的、除了郑焰红还真没人能帮忙打开的心结。

    那个心结就是在郑焰红第一次沐浴了赵慎三的性、爱而焕发妩媚女人的魅力那天,如果大家细心的话应该还记得,那天开的大会可是书记市长都参与了的,当时对郑焰红表示惊艳的可不仅仅是高明亮,其中也包括这位林书记!

    林茂人属于那种心思十分深沉的领导,他更因为在云都市高为第一人的职务,让他养成了极其自恋的性格,他根本看不到自己又黑又瘦其貌不扬的外表有什么不显眼的,反而觉得自己温文儒雅又位高权重,只要他一个眼色过去,**志应该主动向他投怀送抱,而他却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示不稀罕,但在对方的“死缠烂打”之下才不得已而笑纳的!

    可偏偏那天他对清丽脱俗的郑焰红同志已经破天荒的表扬了好几句,而且还握着她的手重重的摇了摇,末了还说让她工作中有什么困难尽管去找他,只差没有当场给她留电话号码了,这种举动对他来讲就已经很过分、很触及底线了。这女人如果识相就应当心领神会,赶紧跟他拉近距离才是,可是那可恶的女人仅仅是跟他敷衍了一下就把眼光投向了那个已经眼冒绿光死盯着她的高明亮了,后来居然一次也没有去向他汇报工作,更别提什么投怀送抱了!

    这种怨气怎能不让原本就嫉妒高明亮在官场上风流倜傥的形象的林茂人气恼到十分呢?他自然明白党政不合乃是官场大忌,因此得罪高明亮很犯不上,却也一口气难以咽下去,就尽数聚集在郑焰红身上了!但那时郑伯年还在位,他也只好把一腔怨气隐忍下来,一直憋到了现在。

    (其实天可怜见,哪里是郑焰红有意不接近他,而是他的伪装太过逼真,他在云都一向以不近女色而著称,郑焰红早先入为主的对他有了看法跟畏惧,再加上他那种看着女人的淡漠眼神委实让郑焰红一点也联系不到一点点花花草草的意思,出于尊重,出于敬畏,她自然不会跟他套近乎了。如果知道他的心思的话,恐怕郑焰红那个精的出了鬼一般的女人还不巧妙的利用他压制高明亮,从而逃脱**的厄运呢?)

    有好多外界的人可能很不理解为什么一个郑焰红,即便是多么天姿国色,也无非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就能让市长先出手而市委书记又捻酸报复呢?其实大家的确是对官场的男人有一种误解,可能都会以为他们位高权重,想找漂亮的女人还不是大把大把的?

    如果这领导是一个今天享受了不想明天的人的话,也许能够做到如此潇洒,有的是如同林岚一般想靠他们获得利益的女人贴上来,他们依红偎翠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可别忘了这些高官们能够做到如此的地位,哪一个是天上掉下来的乌纱帽啊?还不都是一步步艰难的爬上来的?其中哪一个没有起起落落坎坎坷坷啊?正因为不易,他们才会更珍惜名声以及位置,所以那种低俗的女人他们是绝不会沾惹的。

    这就有问题了---男人喜新厌旧的本性让他们觉得自己事业如此成功,工作又如此辛苦,当然可以额外的多享受一份来自老婆之外的美女的温柔。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咱们中国的官场上,低层、中层的女领导也很多,但越到高层就越少,再高的话,就仅仅是为了男女平衡而刻意配备的了!

    而这些大领导的职务却又注定了能跟他们面对面接触、交流的女干部是少之又少,在这少之又少的女干部中,出色的更是凤毛麟角,所以郑焰红的出众就马上成了鹤立鸡群般的招眼,更加无怪乎为什么林茂人跟高明亮都对她萌生爱意了……

    一开始副市长的人选主动权给他林书记也就罢了,可此刻省里出尔反尔又指定人选让他提拔,办成了郑焰红会认为是省里的力量起的作用,自然不会对他林某人感激涕零。{纯文字更新超快  138看书 小说}而那个女县委书记马慧敏也会认为他能力有限,对他的依赖感大大降低的。但如果不赞成省里的建议的话,更加是得罪了省里又得罪了这个郑焰红。

    这种局面就让林茂人十分的窝火,他原本就对高明亮时常推崇这个郑焰红十分不满,更加对前段时间教委弄的花花样子工程嗤之以鼻。但因为省里乃至国家都高度重视,他也不得不亲自出马小心伺候,但是毕竟教育属于政府口,干出了成绩还都是为高明亮贴金!

    凤泉县的县委书记马慧敏也是一个刚满四十岁的丰韵佳人,乃是林茂人心坎中的第一个穆桂英般的能员干将,这一次眼看就要成功提拔了,没想到半道里杀出来个郑焰红,岂不是弄得他窝火之下又萌生了怨恨之心呢?

    如果说郑伯年部长没有退到人大,那么即便林茂人再怨恨,郑焰红的提拔只怕也是顺理成章的,可惜他退了全文阅读驭电</a>!那么这个一肚子酸水的市委书记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但是虽然省委组织部推荐郑焰红是以“建议使用”的名义指示的,可是谁都知道上层的建议就等同于命令的游戏规则,所以林茂人要想改变这个游戏规则,就非得要花费一番心思不可。

    在此情况下,咱们的一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大好人杨千里副主任粉墨登场了!

    论起来,杨千里是教委里资格最老的副主任,平时总是十分尊重一把手,从来不争名夺利,更加不在分工上挑肥拣瘦,一副为了工作宁可忍辱负重的高风亮节。

    当然,任何的付出都是有用的,杨千里这个聪明人的“不争是争”的做法十分成功,郑焰红对他十分的尊重,已经私下跟高市长建议过了,说她书记主任一肩挑有些疲累,愿意把教委党委书记的职务让给杨千里的。但她也是个不喜欢邀买人心的高傲脾气,事情没成功之前,居然也没有借此许口愿,换得杨千里的感恩戴德。

    可就是杨千里这样一个人,才真真给咱们诠释了什么叫做“哑巴蚊子咬死人”!

    在他和善低敛,与世无争的外表下,蕴含着的是一颗极其贪婪的内心,他的目标并不是那个有职无权的书记,而是推走郑焰红取而代之!

    这几年,教委里的副主任们中间,孙廷栋盛年再加气盛,又分管着比较实权的几个口,最是出风头。而钱成山则步步紧追跟孙廷栋紧密竞争。两人的目的性都太强,就无形中成了郑焰红比较忌讳的人,反而是杨千里淡淡然然的却越发让所有人都尊敬起来。

    在升迁的必要条件中,天时地利人和也是一样不能少的,好的人缘仅仅占了人和也无济于事,而杨千里最大的底牌在于他的地利---市委书记林茂人是他的远房亲戚。

    即便如此,官场上中层升副职犹如丫鬟升姨太太,主子喜欢搂了睡一觉就可以封赏,可副职升成一把手可就犹如姨太太升为太太,那没有太太死了或者休了的天时,还是十分艰难的。

    杨千里一直在盼望这个机会,他太明白得到提升根本不会仅仅看你在工作上有多么出风头,就算是你管的口再多还能超过郑主任去?所以他宁愿低调到让人觉得他软弱可欺,最有这种感觉的就是他的亲外甥方永泰了。

    可是就算是亲外甥,杨千里也从来不跟他泄露一句心里话,因为他明白自己的外甥是一个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货色,根本不具备可托心腹的城府跟心机。所以,他宁愿在外甥求到他门下希望得到提拔的时候选择了回绝,也不愿意乍然出面引人注意,暴露了他的野心。

    他相信---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他的等待总会有到来的一天!

    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真,这一天如期而至了!

    那天晚上,远亲加高官的林茂人书记突然给他打电话,让他过去叙叙家常。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好机会呀!要知道这个远房表哥眼睛长在脑门儿上,等闲是想不起自己这个表弟的,今天突然相约,莫非……

    怀着激动的忐忑,杨千里来到了林书记约定的地方,两人的确是先叙了一阵子旧,然后林茂人突然问他道:“千里,你在教委做副职时间不短了吧?有没有什么想法啊?”

    杨千里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无比的激动起来!要知道如果对方仅仅是表兄,这句话也就是如同“你吃了吗?”一样的一句咸淡话,可这个表兄可是云都市的第一大佬啊!他问这句话可就意味着他愿意帮他实现他的想法了!

    “唉!林书记,(不是嫡亲表哥的表哥做了市委书记,称呼起来还是不能叫表哥的!)要说是没有想法是有点虚伪了,因为我毕竟也是正规大学毕业分配到教委,又一步步熬上副主任的,当年跟我一起分配的同学们都已经好多干到厅级领导了,只有我还是副处……当然,这也跟我的性格有关吧,我对名利可能比较淡漠一些……”杨千里字斟句酌的说道。

    “呵呵呵,行了千里,我明白这些年你不容易,虽然我来云都好几年了,其实也没有着着实实的帮你的忙。你要明白不是我不想帮,而是没有机会啊!可是眼下倒是有个机会,就是省委组织部希望我们能提拔郑焰红同志为副市长,那么教委主任的位置就空出来了,给你倒是蛮合适的……只是……”林茂人却突然亮了底牌,让杨千里又惊又喜的紧盯着他,他却又卖起关子来。

    “郑主任能力很强的,如果真能提拔成副市长,肯定会成为您的左膀右臂的。”杨千里不明状况的说道。

    “哦?怎么你认为她很能干?那么你对她的廉洁情况熟悉吗?现在省里一位重要领导又希望我提拔另一位女干部,那么郑焰红就不能离开教委了!但是,这些日子我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这个女人比较爱钱,在前段时间的活动中借安排接待捞了不少的回扣,如果你能够搜集到这些证据,那么我就可以让纪委出面调查她,只要有真凭实据,马上让检察院涉入。这样一来,岂不是一举两得了吗?”林茂人说道。

    按理说林茂人作为一个市委书记,原本不需要如此阴暗下作,可是对于郑焰红这样一个“眼高于顶”的女人,居然对他的“暗示”视而不见,愚昧的投进高明亮的怀抱,他转而恼羞成怒也就不足为怪了。毕竟他也是人,也是一个男人,更是一个有着强烈的嫉妒心理的男人,所以他暗示杨千里替他搜罗证据的表现也就不难理解了。

    杨千里仅仅愣怔了一秒钟就明白了林书记的意思,他很默契的点头说道:“嗯,这女人的确手很黑!现在她重用了一个年轻人当办公室主任,这个年轻人是她一手提起来的自然对她言听计从,所有的接待安排都是她授意这个办公室主任搞的,其中必有猫腻!我一定能找到证据的。”

    林茂人深沉的点点头说道:“表弟,好好干吧,我没有忘记你!”

    就这样,杨千里回去后就联络了外甥方永泰,让他先在教委放出风去,就说准备检举赵慎三,让这个具体经手人先慌乱起来,就可以连带出郑焰红,他正好可以做好人诱使郑焰红对他泄底,然后一举两得,拿下郑焰红跟赵慎三。

    而与此同时,杨千里就利用他的好人缘,轻而易举的从财务弄到了那次活动招待费里,还没来得及处理的银帐不符的正常空隙弄了检举材料,在林茂人的授意下寄给了市委、市政府、市纪委一式三份。

    高明亮接到的反应不必猜度,就连市纪委书记接到也就罢了,偏偏林书记接到后就马上通知市纪委,很严肃的说明了郑焰红同志是省委组织部推荐的副市长后备干部,如果有问题可是后患无穷,责令纪委立刻成立调查组调查教委的相关问题,但为了保险起见,不要正式立案,仅仅以“成立调查组了解情况”的名义进行。

    就这样,纪委调查跟从赵慎三入手引出郑焰红的事情双管齐下同时进行,就形成了教委那次诡异的调查了。

    也是事情凑巧,方永泰认识那个混混阿九,他早就怀疑赵慎三跟那个老来教委找赵慎三的夭夭挑挑的旅行社经理不清白,就托阿九帮忙做局。

    谁知林岚跟阿九原本就是老搭档,她总是找到有职位的人先勾搭上,然后再开房间录证据,却在那些人即将得手却没得手的时候,让阿九冒充她男朋友出面勒索,道上俗称“宰鱼”。

    那些堕入林岚居中的男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自然为了面子甘愿出血消灾,而林岚也很聪明,并不贪得无厌,一索再索。她很明白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道理,被她设计的男人都是有能耐的人,逼急了也是很可怕的,所以她总是一次得手赶紧换人,因此林岚如此敛财多次居然没有失机。

    这次之所以没有现场“宰了”赵慎三这条鱼,是因为一来她当时团款还没有全部到手,二来觉得赵慎三这条鱼慢慢吃比一顿吃有价值,三来更加因为女人喜欢帅哥的天性,所以才破例让赵慎三尝到了肉味,仅仅习惯性的录制了证据又保留了证据等着机会下手了。

    这也就促成了这一系列的波谲云诡的事件发生了!

    那么郑焰红此刻正在哪里呢?

    她在接到赵慎三电话说他正在跟对手周旋力图弄到证据之后,就郁郁寡欢的躺在家里的床上,哪里注意到范前进回来了又出去了呢,只顾得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跟林书记最近对她的态度实在是奇怪极了……

    副市长空缺需要提拔女干部的消息传出来之后,郑焰红就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旺盛的事业心跟极端向上的心态大家一定都可以充分的体会了,要不然她也不会半推半就的依附了高明亮,委屈自己做了他的情人。还有前段时间费心费力的那次活动,更是她为自己捞取更加耀眼的政治资本而做出的盛举了。

    她自己思量了一下,纵观现在云都市符合提拔条件的女领导们,她是唯一的跟空缺的副市长同等级别的副厅级干部,这次又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出了那么大的风头,给她磨一个副市长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啊?

    但是她并没有去找高明亮要求,因为她明白虽然高明亮是一个市长,可是提拔一个副市长这么大的事情,他还是无能为力的!且不说省里如何决定了,就顶头那个跟他面和心不合的林书记,就很难搞定了。如果这件事让高明亮出面推荐的话,非但不能成功,反而会引起坏作用的。

    但女人更加明白像这种可与而不可求的机遇稍纵即逝,如果不赶紧出手势必会失之交臂,她再一次发挥了果断的作风,二话不说就赶紧去了省城,连叔叔家都没去就直接去找了已经是她“爸爸”了的卢博文百媚图</a>。

    自从那次的“认父”场面发生过后,女人却并没有像一株藤蔓一般纠缠到卢博文这颗参天大树上,这也是她极度自立自强的性格所不能允许的。她做的也仅仅是在天气变化或者是有什么值得庆贺的日子里,很适时的给她的“爸爸”发一两条温馨的问候短信,提醒他加衣裳或者是减衣裳,更或者是提醒他要劳逸结合,不要累着自己呀这一类一个女儿很分内的问候。

    还会在她有事情去省城的时候跟干爸一起吃个饭,在饭桌上时不时露出小女儿该有的娇嗔姿态,在卢博文面前很得体的撒撒娇,让他体会一下做父亲的骄傲就行了。

    她的这一番并不顺杆子爬的态度反而更加让卢博文对她从欣赏到真心实意的喜爱了。他并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在妻子不在身边的空巢时刻,也并不是不巴望亲人的温暖,郑焰红的做法让他即感到了这种温暖,却又丝毫没有给他任何被利用的压力。

    而他也是一个细心的人,在数次跟郑焰红相处的时刻,从女人的眉宇之间,已经看出来了她对工作的压力和一个女人从政的不易,这就让他在越来越依赖郑焰红的女儿身份的同时,着着实实的疼爱了她。

    在郑焰红为了副市长的位置跑到省城约爸爸吃饭的时候,她并没有拐弯抹角的旁侧敲击,而是单刀直入的对卢博文说道:“爸爸,云都市退了一名女副市长这件事您听说了吗?我听说省里的意思是让市里自己选定人选,我觉得我现在已经享受副厅级了,是云都符合提拔条件的女干部中最有资格得到这个位置,您看我有没有机会争一争?如果没有也就罢了,要是有的话我该如何运作?”

    卢博文自然也知道了这一消息,他沉吟了一下说道:“红红,我不是没有替你考虑更进一步的事情,只是我……呵呵,可能我有些自私了,原本我一直是打算有机会把你调到省里来,离我近些也可以互相照应……既然你有这个想法,那这件事也不难,恰好前段时间你刚刚获得了好多荣誉,我作为主管教育的省领导,自然可以冠冕堂皇的向组织部建议让云都市优先考虑你,所以你不用有任何的运作,回去等着就好了。”

    郑焰红深深地看着卢博文说道:“爸……我也想离您近点好接受您的疼爱的,只不过我来了省里,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进教育厅做一个副职什么的,省里的机关那么多,要想出人头地得有多难呀!还不如在市里猴子里面挑将军,说不定还能发展的快一点,至于咱们父女的……”

    “呵呵,红红,你考虑的对!你不用考虑我的感受,其实你在云都发展也好,在省城发展也罢,咱们俩也不能天天厮守在一起的不是吗?毕竟这个世道闲人太多,未必能理解咱们纯真的父女感情,如果咱们的关系被那些龌龊小人泼上了脏水,还不如离得远一点能天长地久的!好了丫头,你不用纠结了,这件事爸爸帮你办了。”卢博文很快就想通了,大度的表态道。

    郑焰红眼睛红红的依偎到了他的怀里,贴着他的胸口说道:“爸爸,红红有你真幸福。”

    父女俩商议定了之后,卢博文果真就出面向省里推荐了郑焰红,组织部更加毫无悬念的答应并向云都市推荐了,而林茂人书记的满腔酸水也就泛滥到无可抑制的地步了。

    郑焰红回到市里,很快就接到了叔叔的电话,说组织部长已经跟他透露了向云都市委推荐她的事情,老人家很谨慎的告诫她越是在即将得到提拔的时期,更加要慎言慎行,低调内敛,不要有任何让市里感觉她私下活动的印象,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郑焰红答应了叔叔之后,还满心笃定的等待着市里找她谈话,告诉她这个板上钉钉的事情呢,谁知一等二等,市里好似对这件事并不着急,一直都风平浪静的没有任何的风声。她也曾在一次约会时按捺不住巧妙地问过高明亮这个副市长的人选会是谁,哪知高明亮却告诉了她一个不亚于晴天霹雳的消息---林书记已经内定了凤泉县的县委书记马慧敏!

    因为高明亮如果说云都市别的正县级女干部的话,没准心高气傲的郑焰红会嗤之以鼻,认为对方根本不具备跟她竞争的资格的,可是如果是这个马慧敏的话,那这件事可就非比寻常了!

    马慧敏,一个能从凤泉县正科级统计局局长在短短的五年间成为一名县委书记,她的能量由此可见一斑了!除了她离奇的升迁之外,出身平民家庭的她还是一个比郑焰红更加武装到了牙齿般的千面女郎,平素除了工作上可以严厉之外,见到任何的人都是一副笑咪咪的和善可亲样子。因为郑焰红出身高官家庭,平素又持才傲物,在赵慎三开发她的魅力之前,更是一个缺乏情趣、古板刻板、老姑婆一样的形象,同等级别的干部们除了对她的形象不敢兴趣之余,更是对她身为省委组织部长亲侄女的身份颇为忌惮,所以郑焰红在云都官场上的人缘跟马慧敏比起来,还是远远赶不上的!

    另外,马慧敏最最让郑焰红感到威胁的原因在于---市委书记林茂人对她毫无遮掩的欣赏!

    曾经在一次全市正处级以上干部的政训会上,林茂人很带情绪的说道:“在座的诸位如果感觉工作难做的话,就请看看凤泉县的马慧敏同志是如何开展工作的?人家一个娇滴滴的**志,能在大暴雨导致县城成灾的时候不畏艰险,彻夜在救灾抢险第一线指挥,腿上都被水泡的浮肿,你们一帮大老爷们还有什么资格抱怨?……”

    所以,如果说林书记想提拔马慧敏的话,一定不会是空穴来风!

    那么,郑焰红的如意算盘岂不是即将落空了?

    就在郑焰红从高明亮这里得到林书记即将任命马慧敏为副市长的消息,从那天就开始暗地恐慌的同时,林书记居然一改以往的波澜不惊,破天荒的把她叫到办公室,十分热情洋溢的向她透露了省委组织部举荐她为副市长候选人的决定,还很和善的表扬了她的工作能力以及之前取得的成绩,勉励她要戒骄戒躁,继续努力,市委一定不会埋没这样有着卓越工作能力的同志的。

    林书记的做派差一点让郑焰红以为高明亮昨天晚上的消息是无源之水了!她感激涕零般的向林书记表了忠心,表示自己一定会不辜负林书记的器重,如果能够得到提拔,一样会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的。

    接下来,林书记又表白了一番他一直都明白郑焰红的背景,知道她虽然有着郑部长这个靠山,却从不找他走后门的好性格,而他也更加是一直对她关照有加,例如这一次破例让她享受副厅级待遇,就是他授意组织部运作的等等。

    这些话让郑焰红在感动的五内俱沸之余,更是觉得高明亮昨晚的消息是多么不靠谱了!如果不是她在无意间瞥见了林书记正用一种饱含讥讽跟……一种她无法解释的眼神看着她,让她居然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噤的时候,她才骤然明白自己的确是太天真太傻了!

    要知道领导们的说法跟做法是可以完全不同的,林书记虽然破天荒的对她如此表白,那么这个一贯以冷峻著称的市委书记反常的表现是不是表现出一种更加不正常的妖异呢?

    转瞬之间,郑焰红浑身冷汗直冒,对于林书记马上就转变为更加和善的眼神也不敢报以幻想了,更加为自己刚才傻乎乎的给个梯子就上脸,人家说提拔就赶紧表现的居之不疑后悔不已了!

    于是她赶紧转变了态度,想要挽回刚刚的错误,更加想要最后试探一下林书记的真实想法,就更加恭谨的说道:“林书记,其实我一直在市直工作,没有基层县市区领导那种总揽全局的工作经验,而且我知道我的个人能力操控一个局委还勉强可以,但做一个市领导是绝对拿不下来的!所以虽然很感谢省委以及您对我的欣赏和信任,但还是觉得自己并不适合这个副市长的职务,还是请市委另外考虑一个比我更适合的人选吧。”

    林茂人听了她的话,显然有些出乎意料,他冲口说道:“哦?你真这么想?难道这个现状不是你去省里……呃,呵呵,小郑同志啊,你能这么谦虚真是让我高兴啊!你放心,工作嘛,都是边学习边熟悉的,谁也不能在一个地方干一辈子呀!你不要有这样那样的顾虑,安心的工作,等待市委的决定吧。”

    看着林书记已经很显然有了送客的意思,郑焰红赶紧站起来告辞了。她忐忑不安的走出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却在走廊里遇到了很显然也是去林书记办公室的马慧敏,那个女人跟她亲热的打着招呼,却不知这个亲热却更加让郑焰红的心情坠入了谷底!

    回去之后,她心乱如麻的给卢博文打了个电话,说了这个情况,卢博文答应侧面帮她了解一下状况。但随后就告诉她说他拜托省委组织部很恰当的催促了一下云都市这个副市长人选要尽快到位之后,林茂人信誓旦旦的说马上就组织人员考核郑焰红。但同时林茂人还向省委提了一个建议---为了服众,云都市决定提两个候选人名单,然后采用二选一的形式,市里当然会把选拔条件尽量向郑焰红倾泻,保证她在不被公众反感的情况下顺利入选。

    这个消息非但没有给郑焰红带来安定的心情,反而让她更加惶恐不安了,但她明白卢博文能帮她做的都已经帮了,此刻再纠缠干爸是很不明智的!

    在这种状态下,是等还是跑?成了郑焰红最纠结的事情,但她明白这种纠结的时间也不能太久的,毕竟在高明亮进一步给她透露了林茂人已经私下跟他商量过,想用让全市正处级以上干部采用无记名投票的方式对她跟马慧敏进行公选的法子之后,她更加明白自己几乎没有胜算了!

    郑焰红近乎绝望的想,别说她原本就没有马慧敏那种好人缘,就算是有,在林茂人作为市委书记的条件下,他只要倾向于马慧敏,那那个县委书记如果要想在公选中占她的便宜,还不是要多容易有多容易的?只需要林书记稍微暗示一下有资格投票的干部们,毫无疑问她会败的惨不堪言!

    在这种情况下,她萌生了一个铤而走险般的想法—去找找林茂人,给他送些“活动经费”,盼望他能够改变主意,跟省里保持一致,切实的倾向于她。

    她决定了之后还是没有迟疑,马上就准备好了东西求见林茂人。

    可是,两个人的见面却因为她的再次“迟钝”引发了更大的“失误”,自然地导致了更加恶劣的后果---林茂人不仅仅是不想提拔她那么简单了,居然还想连根拔掉她,彻底的毁灭她了……

本文网址:https://xsid.top/xs/4/4320/7403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id.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