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小说精品小说 > 军史小说 > 无良皇帝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

推荐阅读:网游之模拟城市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唯我独尊星辰变星峰传说寸芒黄金眼超级玩家大亨传说魔兽领主

    ……

    “臣等告退.”段鸿等齐齐离开。

    小多子贼兮兮的走了进来,轻声恐慌道:“皇上,莫非您有什么心事?”

    我身子轻颤了一下,闭上了眼睛淡然道:“小多子。你说,朕是个昏君还是明君?”

    小多子骇得急忙跪拜在地上,惊惧道:“奴才岂敢评论圣上,还请圣上开恩。”

    “哼。”我皱眉道:“你不肯说,就是在心理认为朕是个昏君。唉,小多子,你是朕最信得过的人,跟在朕身边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兢兢业业。”

    小多子匍匐在地,索索发抖道:“皇上当然是明君,文韬武略,功绩显赫。”

    “朕这些年来,荒唐事情做过不少。”我淡淡的望着南书房的天花板,长叹一声道:“但从来没后悔过任何事情,唯独对她,却是内疚万分。小多子,你说朕该怎么做?”

    “皇上,奴才,奴才不知道。”小多子不知道我今天发哪门子疯,骇得他面无人色。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今天吓坏他了,呵呵笑道:“没事,朕又不是想要你的脑袋。出去吧,她来的话,就让她单独进来。”

    小多子这才松了口气,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正所谓伴君如伴虎。我今天的异常,自是让他恐慌之极。

    良久之后,外面才传来个脚步声。轻轻柔柔,却又能从她微微凌乱的脚步中听出些紧张来。

    “进来吧~!”为背负着双手,背对着门口而立,身体挺得笔直。

    吱呀一声,房门轻轻推了开来。来人跨进一步,轻轻跪下道:“灵,茵子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语气中虽然平淡,然仔细听,却能发觉其中一丝深入到骨髓中的悸动。

    “免礼,起来吧。”我淡淡说道。

    “谢皇上。”她又是轻柔的站了起来。

    我缓缓回过头去,九年未见。她已经从当初那个稚气刚脱的少女,成长为一个艳光四射的成熟美女。没有穿倭国传统服饰,而是套上了一件大吴国女子素裙。连发饰,也是完全仿照大吴风格挽上了一个妇髻。唯一有些不妥的是,她身材有些消瘦。

    “你瘦了。”我轻叹了一声:“你头发挽成了髻,莫非已经嫁人了?”

    “皇上。”她眼中闪过一丝凄然之色,跪拜在地上道:“茵子虽然被皇上已经抛弃。可是茵子却始终坚持,茵子是完完全全属于皇上的,不管女人也罢,女奴也罢。茵子是绝对不会让任何男人碰一根头发的。若是皇上不相信茵子,茵子可以以死明志。”

    我一霎那间似是回到了过去,临走之前,她对我说过:“茵子生是皇上的人,死是皇上的鬼。从今往后,茵子会好好活着,不过只为皇上一人活着。”那时她的眼神,是多么的坚决,清澈。

    “那你不是九年未来见朕么?”我语气中,也有些颤抖道:“为何,偏偏会在这个时候来见朕?”

    “茵子一天不帮皇上统一扶桑,就没有资格来请求皇上的原谅。”她一脸坚决道:“如今扶桑已经完全统一,只要皇上一声令下。您派出去的那些人,就可以完全接手整个扶桑。”

    “哦?”我眼睛露出了笑意:“你已经知道我的计划了?你是扶桑人,既然知道了朕的计划,为何不阻止这个计划呢?”

    “皇上,茵子说过。生是皇上的人,死是皇上的鬼。茵子只会为皇上而活。既然是皇上的计划,茵子自是无条件拥护。”她仍旧跪拜在地上,眼神中露出了祈求之色:“求皇上让茵子回到您身边,哪怕是作为您姓奴的身份,茵子也毫无怨言。茵子愿意为皇上做任何事情。”

    我生命中只有过两个异族女子,一是秀丽公主,二是她。然而表现却截然相反。秀丽我一直对她很好,她却一直忤逆着我的意思,处处向着母国。到头来接受到了我无比的惩罚。直到最近,才幡然悔悟过来。但这个茵子,明明是我负她良多,却心甘情愿为我做任何事情,所想事情,完全也是站在我的角度来考虑,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国家来讨好我。

    我不禁大为感动,微哽咽道:“灵妃,过来。重新回到朕身边来,从今以后,朕会好好补偿你的。”

    我的话,让她大感意外,眸子中惊喜之色溢于言表。这结果,大大超过了她的预计。成熟的娇躯,惊喜交加的不住颤抖。泪珠儿从粉颊上,轻轻滑落。

    “皇,皇上。”灵妃匍匐在地爬到了我面前,抱住了我的腿,突然妖媚的抬头望着我,眼神中渴望神色一览无遗。用几乎让我喷血的话说道:“主人,灵奴这些年来,无时不刻想着您恩宠。每次,每次想起主人在灵奴身上肆意蹂躏的时候。灵奴,灵奴都会情不自禁的颤抖。虽然主人赐灵奴新的灵妃身份。不过,灵奴更希望您以主人的身份恩宠灵奴。”

    呼。我呼出了一口热气,大感吃不消。我这辈子之所以对她如此难以忘怀,就是那段在她身上肆意妄为的曰子,让我太爽了。虽然我老婆众多,可我不会去强迫她们和我玩主人和姓奴的游戏。婉文和我的关系,也越来越趋于正常。男人的心理,多多少少有些喜欢新鲜刺激游戏。灵妃这么一来,完完全全把我心中埋藏很深的**发掘了出来。

    “主人,您看起来有些害羞哦。”灵妃轻轻唤道,如猫咪般轻吟了一声:“不如先让灵奴来伺候您吧?”

    我几乎全身僵硬的恩了一声。

    如此一来。灵妃的舌头,便如灵蛇一般,边将我的衣衫脱尽,边用舌头伺候遍了我的全身。

    “主人,您可以用任何方法,来侵犯灵奴的身体。”灵妃妖艳的说道:“主人要是想不到,灵奴也可以帮着你想啊。”一套大吴装脱掉后,其内只穿上了一套紧身的皮革内衣,从腰间抽出条皮鞭,塞到了我手里。

    “她是个妖精。”我不禁被她又是逗得血脉膨胀起来,看来她今天是早有准备。忍不住越来越炽热的**,低吼了一声,猛扑了上去。

    ……

    良久之后,一切才趋于平静。两人在南书房做,就像是在偷情般刺激。激情过后,两人牢牢相拥。九年未见,她的**对我更是吸引力大增。

    “皇上,其实这次来。灵奴……”灵妃一脸满足道。

    “该是自称臣妾。”我笑着打断道。

    “臣,臣妾这次来,还为皇上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灵妃脸色潮红的望着我。

    我不觉有些奇怪,笑道:“莫非你送了一个扶桑给我,还不满足么?”

    “皇上。”灵妃轻笑道:“扶桑是皇上自己拿下的,与臣妾无关。臣妾要送给皇上的礼物,皇上您肯定比得到一个扶桑更高兴。”

    “什么礼物?”我有些好奇道:“什么礼物比朕开拓了江山还要高兴?”

    “这些年来,臣妾一直在扶桑搜索资质好,容貌上等的幼女。臣妾将她们聚集在一起,训练成灵忍和灵姬两个组织。”灵妃热忱的望着我道:“我特地找了全扶桑最好的老师,来训练她们。如今已经有一部分人可以使用了。灵姬是专门用来伺候皇上的,她们都精通歌舞,各种各样伺候男人的技巧。而灵忍,则也精通伺候男人的技巧,不过她们更是精通刺杀的技巧,可以为皇上扫除任何障碍。最重要的是,她们个个都是处女,而且她们效忠的对象,不是臣妾,而是皇上。”

    我听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这灵妃,还真是懂得我的心思。专门训练这些女子,来讨我欢心。

    “灵姬目前训练完成的有二十三人,个个容貌绝佳。而灵忍目前有一百二十人,容貌身材虽然不如灵姬。却也是千里挑一的美人儿。”灵妃继续诱惑我道:“她们虽然也听我的话,不过却更会听皇上的话。因为臣妾从小就替她们洗脑,最忠诚的人,是您。您要她们死,她们不会有半点犹豫。”

    我感觉到有些头晕目眩的,灵妃她太强悍了。竟然用九年的时间,替我训练出一大批的女人来。不过,那个灵忍我不觉有些耳熟,恍然道:“对了,你是不是排灵忍去杀过一个大吴人?”

    灵妃一愣,迅即脸色一变道:“那个可恶的大吴人,竟然派人试图偷走了臣妾一个训练完成的灵姬。后来臣妾派灵忍去顺藤摸瓜,终于找到了他。可是那人狡猾如狐,臣妾折在他手里三名灵忍。臣妾若是能抓住他,一定会将他碎尸万断的。”

    “什么?”我牙齿直咬道:“可恶的刘不庸,竟敢偷朕的女人。看老子怎么教训他。”

    “刘不庸?”灵妃掩嘴道:“莫非那个幕后指使的大吴人,竟然是那个大胖子?”

    “嘿嘿,真是那个混蛋拉。”我握着拳头道:“偷走朕的女人,朕可不能轻饶他。”

    “皇上,那灵姬没被偷走。后来给灵忍拦截下来了。”灵妃解释道:“不过他属下也够胆大的,竟敢摸到重兵把守的营地里偷灵姬。”

    “你也不差啊,多少人想要刘不庸的脑袋。”我呵呵大笑道:“却还没几个人能找出他的藏身地点,你的灵忍能把他找出来,甚至吓得他要向朕求助。果然是不同凡响。”

    “灵忍是皇上的。”灵妃掩嘴笑了起来:“不过听起来,似乎皇上才是真正的幕后主谋。不过,皇上您要灵姬,随便招招手就行了。何必大动干戈,找人去偷呢?”

    “呃……朕也就是个甩手掌柜。”我挠着头道:“谁知道那刘不庸胆大包天啊。”

    “皇上甩手是好的,可是总该防着点吧。”灵妃忧心道:“不如皇上送那刘不庸几名灵忍,到时候可以以此来监视他。”

    我猛地跳了起来,愤然道:“当然不可以,灵姬和灵忍,都是朕的私有女人,绝对一个不送。”脸色又缓和了下来,搂住灵妃道:“灵儿,还是你对朕最忠心。处处站在朕的立场上着想。放心好了,朕让刘不庸负责这么大一个摊子,岂能不防着点?他那些引以为重的属下中,有八成以上,是朕暗中派去的人手。他只要有半点异动,绝对活不过一柱香的时间。

    “皇上思虑缜密,臣妾多虑了。”灵妃松了一口气道。

    “灵妃,不说这些了。你为朕训练的那些灵姬啊,灵忍的,这次都带过来了么?”我流着口水道:“听你说了这么半天,朕倒是心痒痒起来。”

    “皇上,您刚才都已经连续……”灵妃讶然失色道:“怎么还……”

    “嘿嘿,朕练的御女心经,自是越战越勇。”我不觉失望道:“灵妃,你不要告诉朕。那些女子都没带过来?”

    “臣妾当然都带来了。臣妾是想,若皇上这次不接受臣妾。臣妾就带着她们一起为皇上殉情的。”灵妃语出惊人道:“就在您紫禁城门口。”

    我大汗淋漓。幸亏我重新接受了她,要不然真的闹这么出戏出来。我在历史上就真的可以永垂不朽了。

    ……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匆匆又是俩月过去。此时的我,已经身处在西域战场的前沿。一身漆黑的披风,盔甲铮亮。胯下是心爱的战马白雪,身后是万名飓风军团将士。

    大吴的军队,正式开过西域诸国,直逼灭吴联盟的领土上。已经半月有余了。攻下的各战略要冲,均开始以奴隶和杂牌军开始修建着要塞。步步为营,蚁嚼蚕食。是此次大战略的主要指导思想。半个月来,虽然才区区占领了数十里土地,然灭吴联盟显然对我们这种打法,毫无办法。一波一波的兵力集结后的冲击,倒在了炮灰杂牌军和坚固的军事要塞面前。

    后防也稳固,前线通往大吴国内的运输线,不仅仅有军队的重重保护,更有那些经过训练后的武林高手协防。可谓稳如泰山。

    我费了不少心思笼络过来的数万武林人士。用他们上前线打仗显然不合实际以及浪费。然在战争一开始,就显露出这些武功高手的用处来。一些防御型的高手,主要保护军中各路将领,防止他们被对方高手暗杀。至今为止,已经帮我们防住了十三次针对我方高级将领的刺杀。

    一些精通暗杀的高手,则被派去刺杀对方的将领。同样,对方十五个高级将领的人头,在睡梦中和身体分了家。

    擅长轻功善于伪装的武林高手,则被派去了刺探军情,顺便放置那些制毒高手弄出来的五花八门的毒药。例如含笑七步癫,我爱一根柴之类的玩艺。更是被我军用的淋漓尽致。极大程度上,打击了敌人的士气。

    刘不庸那小子更是过份,把占领地的人口分类。青壮年用来修建防御工事,或贩卖给前来淘金的大吴矿主。而一些美女们,则被他运往了大吴啊,甚至是往天竺,暹罗,乃至于欧洲。换取大量的金钱,再回过头来帮助大吴军队补充粮草,补充武器弹药,修建工程。如此良姓循环,致使大吴打这场仗,完全可以以战养战,不会拖累国内的发展,甚至有不少盈余。

    那小子更让我都觉得无耻的是,他把那些年老体弱的老人,回过头来再大张旗鼓贩卖给灭吴联盟。灭吴联盟本就是打着正义的旗帜,而且军中也有那些老人的亲戚儿子,不敢不买。把那些老人卖掉后,不仅可以让我们的收入增加一分,更是使得整个后防线上干净清爽,无后顾之忧。

    当然,灭吴联盟也向全世界谴责大吴的做法有欠人道主义。然而,大吴的礼部尚书王昭光,也非吃素的家伙。轻轻巧巧将黑锅都推给了刘不庸,并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同样谴责刘不庸这种不人道的做法。并且向全世界表示,大吴在人道主义的立场上,向来是与国际接轨,与国际站在同一条阵线上的战友。

    当然,刘不庸也不是吃素的家伙。当他将一批数量不多的老人全部坑杀后,对全世界宣称,要哪种做法,自己选吧?坑杀还是贩卖?哪种更加人道?他表示,以他的财力,没办法赡养那些老人。迅即,全世界都闭上了嘴。相比之下,还是贩卖这种事情更为人道一点。当然,大吴迅即发表声明,严重谴责了刘不庸这种做法,并且秉着人道主义精神,向受灾的战区人民,捐款一千万两银子。当然,这银子肯定是不会真的那出来的。然,刘不庸依旧我形我素,反而更有猖狂之势。

    灭吴联盟虽然对大吴恨得牙齿,却拿大吴丝毫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大吴一步一步蚕食着领土,而每次进行攻击,则遭到了大吴国防御工事的无情打击。毕竟大吴国的神机弩炮并非吃素的。能在天上往下丢炸弹的神机金鹏,更是让他们胆寒心惊。

    出乎我意料,但同样也在我意料之中的是。灭吴联盟中出现了一批落后的火器,那种西方国家才拥有的笨重大炮,以及一些比烧火棍略强的枪械后。祁浪的海防司顿时与王昭光一份谴责西方国家插手战争的声明,同时掀开了那上千艘,伪装成商船,平常如绵羊般老实的龙舰级别战舰。同时露出了他们的獠牙,十多万门的船載神机弩炮的齐射,将整个西方稍微有点繁荣的港口,全轰回了一百年前。从此,西方诸国,这才明白了大吴的实力隐藏是如此之深。顿时老老实实发表了道歉声明,并且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提供给灭吴联盟任何支持。

    然大吴帝国,显然不会放过那些虚伪的恶狼。庞大无敌的舰队,封锁了西方所有的海域。任何胆敢出现在海面上的船只,哪怕是艘捕鱼船,也立即会遭到炮轰。如此做法,迅速让那些原本靠海上贸易和掠夺发展的国家,经济混乱萎缩,局势动荡起来。而大吴国的舰队,也开始趁火打劫,以低廉的价格,收购西方的货物。而以高到令人咋舌的价格,售给他们来自东方的货物。到最后,甚至是大量的鸦片往其领土内倾销。滚滚财富,源源不断的流向大吴国内。

    战争持续着,灭吴联盟的领土。每一天,每一天的萎缩着。组织起来兵力集结冲锋,也一次比一次虚弱。战士的盔甲,也从原来的精钢战甲,变成了皮甲,到最后能穿上布衣的,已经可以算是精兵了。

    这场大规模的战争,直直持续了整整十年。当灭吴联盟最后一个战士倒在了神机弩枪下后,这座庞大的大厦,终于在最后一刻轰然倒塌。

    西方诸国,再也不堪忍受大吴的剥削压迫,不堪忍受大吴鸦片的倾销。终于在武德十九年,以数百条封存已久的小渔船,对大吴舰队发起了攻击,不宣而战。然在大吴犀利的火炮下,那数百条破渔船连一刻钟也没有撑到。便彻底的消失在地中海中。这场海战,被大吴史官以鸦片战争的台头,记入了大吴国的史册。

    自从有人类后,战争就不会停息。大吴国的战斗,仍旧在继续着……

    ……

    而我,则在这十年中。逐步逐步的将手中的权力,转移给了麟儿。麟儿也不负我的重望,在后几年我逐渐放手中,将大吴国治理的有条不紊,逐步上升。与此同时,西方诸国和大吴之间,矛盾的逐渐积累,终于爆发了。八个最强国,组成联军,号称八国联军。然在刚刚抵达大吴国延伸到地中海领土前,就遭到了身经百战的大吴【***】队迎头猛击,三天死伤过半……

    终于,在麟儿祭祖后,在朝臣的拥戴下,顺利登基上了皇位,国号盛治。举国欢腾。

    ……

    一年之后,也就是盛治二年初。

    威严的金銮殿在初晨的阳光下散发着无比神圣的光芒。然而,这象征着天下权威,皇室荣耀的金銮殿中,却传来一阵女子开心的娇笑声。

    我坐在了本该属于我儿子的龙椅上,左尝一口幽兰剥来的葡萄,右接一支紫竹点燃后递过来的雪茄烟。吞云吐雾的拍着龙椅大叫道:“幼红,你会不会过人啊?抓她奶奶啊。”

    诺大的金銮殿中,被我临时搞成了一个足球场地。两侧各设一球门,各由一名绝色裸女紧张的守着球门。裸女?对,裸女。不仅仅是守门员,那些踢球的球员,也个个是赤身【***】的绝色美女。就连伺候我吃东西的幽兰紫竹,也是浑身**裸的。总之一句话,今天这金銮殿里,没有半丝布匹,就连路过的一只蚂蚁,也是没有穿衣服。

    我得意的翘着二郎腿,一边咆哮道:“月儿,铲球,铲球。不能让心儿再进一球了,要不你们要落后两球了。”

    回头又叫道:“心儿,盘球过人,过人呐。踢,对对,射门,射门……”

    ‘砰’球撞在了门梁上。

    “哎哟。”我可惜的拍了下脑袋:“就差一点点。”叫嚣道:“心儿,你会不会射门啊?”

    真是如此,场内所有美女,都是俺亲亲好老婆。就连那妙曼【***】的裁判,也是太后她老人家。我欣赏着难得的无遮大会,心理美滋滋,爽歪歪的。再我的功力顺利达到天品级别后,我的御女心经竟然能改造每一个女人的体质。让她们的肌肤个个光滑如刚出水的豆腐,比二八佳人的肌肤还要水嫩。据我所观察,她们的生命力也大幅度地提高了,也就是只要不出意外,寿命恐怕长得令人目瞪口呆。我相信,只要我能更加勤快的“做”,与天同寿或许还真的不是个笑话。

    “纤纤。”我又尖叫道:“不能因为对方是你师傅,而放水啊。好没有职业道德。”

    “我哪有放水啊?”纤纤对我直蹬脚,一时间波涛汹涌又让我大饱眼福。

    “胡说,我是她师姐,不是师傅。”冷幽寒愤怒道:“公孙纤纤,再胡说八道,小心我修理你。”

    “哼,你就是我师傅。”公孙纤纤毫不退让道:“哼,你这个师傅,竟然和我这个徒弟抢男人。”

    “谁,谁抢你男人了?”冷幽寒脸红耳赤道:“夫君,夫君他可是先宠幸的我。”她这倒是说的实话,对她的宠幸,的确是在公孙纤纤之前。

    “可是明明夫君他先爱上的是我。”公孙纤纤气愤道:“是你横插一杠子抢在了我前面。”

    啹……太后吹响了哨子,一脸严肃的跑到她们面前,一人举起一张红牌:“公孙纤纤,冷幽寒,你们两个被罚出场了。”

    “哼。”两女一左一右,均是哼了一下,怏怏离开了场地。我诞着脸,笑眯眯的将她们两个搂在怀中,一起安慰道:“你们师姐妹应该团结,怎么又吵架。”

    “谁叫师傅说,夫君你最爱的人是她,没她活不下去了。”公孙纤纤双手挂在我脖子上,撒娇道:“夫君,你明明说过,最爱的人是我。没有我,你不是说你活不下去了么?”

    “不对,夫君明明是对我说的。”冷幽兰不落人后,偎依在我胸口上。

    我尴尬直挠头道:“都一样,一样。两个都爱。”妈的,这就是用固定情话的后遗症了。早知道为她们每一个人,都量身定做一套情话了,也不必搞得现在这么狼狈。

    “不行,不能这么含糊。”公孙纤纤和冷幽寒齐声道:“今天非得说出个所以然来。”

    我急忙又施展了无上妙法御女心经最终篇的**手法。很快,两女均宣告投向,双双伏在我怀中娇喘莺莺,面红耳赤,把持不住。

    我一会宠幸纤纤,一会宠幸幽寒。然底下踢球的我那些老婆们,难得没听见我的嘶吼声。惊讶向我望来时,却发现我竟然和两名被罚出场的球员在龙椅上当众宣银起来。均是愤怒的娇叱连连,大骂我破坏规矩。

    汗,我这才想了起来。原来这场【***】足球赛的奖品,就是我来着。胜利的一队,可以随意支配我一个月。而失败的一方,则一个月内不准碰我。不过,却碰到了两个不守规矩的两队球员。底下顿时愤怒了起来,纷纷要求裁判将她们也罚下场,裁判大人也立即表示,她要先把自己罚下场……

    豆大的冷汗,直从我额头上滴落下来。这一起上,我也不知道我吃不吃得消?

    初升的太阳,逐渐运动着,直到快落下去的时候。我才携着众女,个个衣衫不整的从金銮殿中步出。我与她们个个满足的神情不同。我则是脚步浮虚,眼神无力。心中暗下决心,什么时候把皇后那头金猴油炸了补补身子。

    等我们出来后,门口守着的灵忍们,这才放开挡下的官员。

    那些朝廷大官们,一见到我就跪下磕头道:“臣等叩见太上皇。”

    “都起来吧?你们都听见什么?看见什么了么?”我嘿嘿阴笑道。

    “臣等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那帮子大臣们,撒起谎来个个一本正经,不动声色。

    真是睁大了眼睛在说胡话,先不说我们个个衣衫不整。就连今天一直未停的宣银声,他们也肯定能猜出老子在这神圣的金銮殿中做了什么好事。

    “史官。史官。”我大叫。

    史官忙不迭跑到我面前,恭敬道:“太上皇有何吩咐?”

    “知道这段历史怎么写么?”我眯着眼睛,盯着他看。

    “这个?那个。”史官大汗淋漓道:“太上皇携着妃子们,在金銮殿中参观。感受,感受大吴皇朝的兴盛,缅怀过去的努力。”

    “放屁,这么大的声音听不出来啊?”我暴怒道:“给我如实写,你一个史官不能好好记载历史,要你做什么?”

    “如,如实写?”史官面色惨白,直接晕了过去。

    “我要让大吴国后人都记住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我长叹一声道:“诸位爱卿,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们了。”

    我说话间,头顶上方飞来一艘太空船,直停靠在了诺大的广场上。只见的唐怡那俏丫头,牵着两个奥斯塔星人,从飞船中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大坏蛋,飞船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这艘飞船,本来就属于这两个奥斯塔人。不过因为缺乏晶核,一直停靠在外太空里。当然,现在这艘飞船,属于我的,取名叫大吴号。

    “父皇,您要走了?”身穿龙袍的麟儿,携着我众儿女一同飞奔而来,扑到我面前哭道:“父皇,带麟儿一起走吧。”

    “不准哭。”我怒骂道:“你现在是大吴国的皇帝,怎么能跟娘们一样哭哭啼啼呢。”

    “父皇,带我们一起走吧。”其他儿女,也是扑在我身上,大声哭了起来。

    “我不是不想带你们走。”我朗声道:“你们每一个,都是我的宝贝。不过,儿女长大了,该有自己的生活。不能总是藏在父亲的羽翼之下。你们有你们自己的生活,事业。”

    “父皇。”再次齐哭。

    “好了好了。”我笑了起来:“都不哭了,麟儿。你是皇帝,又是长子。可要好好善待你的每一个兄弟姐妹。否则我哪天回来,发觉你残害兄弟姐妹的话,我决不轻饶。你们也是一样,兄弟姐妹间要团结。都听到了么?”

    一片哭啼的应承声。

    “爹爹,睫儿想跟您一起走。”睫儿伏在我身上不肯起来:“爹爹,睫儿只要你和妈妈。不要那些荣华富贵。”

    这?我犹豫了起来,说实话,众多儿女中。我最疼爱的当属睫儿。而且,自武功修到天品后,似乎暂时丧失了生育的能力。生命的精华,都转作了能量。只是,如果只带她走的话。其他儿女会怎么想。

    “父皇,如果睫儿妹妹想走,您就带她走吧。我们兄弟姐妹,不会怪您偏心的。”麟儿帮着睫儿说话道:“睫儿,以后父皇就靠你来替我们尽孝了。”

    “好,睫儿随我们一起走吧。”我下了决定道。接着又和所有大臣一一告别。我告诉他们,我总有一天会回来看看的。也是对他们的一个间接警告,让他们心存警惕。

    在所有人,包括我那皇帝儿子的跪送中。飞船终于缓缓升上了天空,直飞入广袤无垠的太空中……

    (剧终)ps:还有个后记,是对结局的一个延伸。不过,有点恶搞。

    ***********

    后记:

    在哪个广袤无垠的太空中,我们一家子在各个星球之间旅行着。有友好的种族,也有不友好的种族。当然,以我的个人战斗能力之强,足以使得很多种族在我面前吃鳖。一直转了五百年,直到我们转腻了,才停留在一个美丽的无人星球定居了下来。

    又是五百年过去了。我那早已经沉寂的心,又开始不安分的搔动起来。终于有一天,我趁着妻子们无防备的情况下,留张纸条翘家走了。说是五十年内必定回来。

    驾驶的是一架在宇宙联盟中最新款式的飞船,用了将近五年的时间。才飞回了地球。

    我将飞船停靠在远离地球的太空中,独自一个人以肉身在太空中做了短暂的飞行。五天之后,终于抵达了已经离开一千多年的地球。

    地球这一千年来,发展速度不快也不慢。我站在大街上,看着满大街乱跑的汽车时,却吓了我一跳。莫非是回到原来那个时空了?随便找了间类似于网吧的地方,准备查阅现在所处的时空。可惜,身上没有半点这个时代用的钱币。

    找了个长相水灵,正在上网的小女孩,笑眯眯搭讪道:“嗨,小美女。现在是什么年代啊?”

    那小美女白了我一眼,不屑道:“穿越来的?还是外星人?”

    我愕然,这也猜得出来?天啊,这个时代人类进化也太厉害了吧?我只好承认道:“的确是经过穿越的,不过后来又当了外星人。一千多年没回地球了,想家了,所以坐宇宙飞船回来看看。”

    水灵小美女夸张的看了我一眼:“火星来的吧?这种铺天盖地,落伍恶心无耻的搭讪话你也说的出来?现在早不流行这么搭讪了。”

    正说着,旁边一眼镜男凑了过来,笑眯眯道:“嗨,美女。我是从武德十二年穿越过来的帅哥,告诉你,我还是武德皇身边的御前侍卫哦。”

    “那你有没有泡几个后宫妃子啊?”水灵小美女装作一脸纯洁的样子,好奇的问道。

    “当然有拉,我告诉你,武德皇后宫妃子我全泡过。娃哈哈。”那眼镜男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靠,你他妈的怎么不去死?”我和小美女一人一拳,将那眼镜男k飞,同时伸出了食指。

    不过,听得他说武德皇。我就知道了,还是大吴这个年代。

    “对了,现在还是大吴皇朝么?”我有些忧心的问道。

    “别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再继续装了。”小美女狠狠瞪了我一眼道:“刚才那眼镜男的下场,你也看到了。”

    我只得转移话题,指着她的电脑屏幕问道:“在看电视剧啊?这人演得谁啊?似乎蛮帅气的。”

    小美女愕然的望着我,良久之后:“再编,继续编。再编下去,我就可以真的相信你是古代人加外星人了。”

    我无语。幸好那电视剧一集结束了,小美女点了下一集看。序幕出来后,惊得我差点直接脑溢血。那电视剧题目名字竟然叫《风流才子刘枕明》,我指着那个帅气十足,正在左拥右搂喝酒吟诗,不亦乐乎的男演员。疙疙瘩瘩道:“你,你不要告诉我。这家伙就是演刘枕明的演员?”

    “当然是拉。”那小美女无可奈何,猛白了我一眼:“只有谢德华这种超级无敌人气帅哥,才配演千古风流人物刘枕明刘大人。要不然,其他人演的话,会被网民骂死的。”

    我脚步浮虚,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你不要告诉我,那个刘枕明就是武德皇身边掌管经济的户部尚书刘枕明?”我心中还残留着最后一丝希冀。

    “当然是拉,你历史是怎么学的?”小美女对我抢白道:“你家老师怎么会把你这种历史都学不好的人放出来?历史上,只有一个刘枕明,刘大帅哥。懂了没?”

    我只觉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小美女,让我上会网吧。我查些资料。”我实在是想弄清楚,历史出什么问题了?

    “你自己不会去开台机子啊?”小美女没好气道。

    “我,我没钱。”我露出了凄惨的神色:“我是个孤儿,一直没机会上学,都靠拣垃圾卖钱养活自己。当然,也没上过学。现在,我已经三天三夜,没吃过一点东西了。你就让我上会网吧。要不然,我会死不瞑目的。”

    “呀?这么可怜啊?”小美女见我的眼神真切,忙把座位让给了我:“你在这里坐着别动,我去给你买份便当。”

    真是个纯洁的小美女。我心中暗想,随即打开了电脑,摸索着上网搜索起来。让我大松一口气的是,如今还是大吴帝国天下,现在的皇帝,应该是我的曾孙辈。由于我传下去的武功品种不凡,让他们寿命都很长。接着,又搜了搜电视剧。现在的电视剧,把刘枕明那种长得人神共愤的货色也拍得这么好。像我这个英俊潇洒无敌的武德皇,应该更好吧?嘿嘿,满怀激情。

    破灭,梦想的破灭。电视剧排名前一百位的,前三部都是说刘枕明的。除了刚才那部《风流才子刘枕明》外,还有部叫《权相刘枕明的一生》,还有部叫《铁齿铜牙刘枕明》。我曰了,前百名内,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历史剧。说什么《两代军神之间的暧昧》,其中就是说简令泰和岳超之间,本是师徒,却到头来相爱,又因爱生恨。导致最后的情杀!!!???天,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就连段鸿,王昭光他们都有历史剧。为什么偏偏就没有写武德皇的?恶搞也行啊?我翻到了排行榜最后一页,才在角落里找到了《武德皇正史剧》,只有可怜的数百点击。当我满怀欣喜的点开看后,却让我恨不得拿头去撞墙。剧中把老子描绘成一个不懂风雅,不苟言笑,成天到晚板着脸的老古板。

    “咿?”小美女拿着份香喷喷的食物回来了,凑到我旁边道:“你在看《武德正史》啊?我告诉你,这部片子最没劲了。武德皇也很没劲,一生竟然只有皇后一个老婆,还不懂风情。”说着,又神秘兮兮的凑到我耳畔道:“据野史记载,武德皇在床第间只懂得女下男上一种姿势。真是个无趣的怪老头。”

    “怪,怪老头……”我一阵晕厥,对那个笑得贼兮兮的小美女,我暗中发誓,一定要让你尝尝我这个无趣怪老头的手段。

    “吃鸡腿饭吧,你饿坏了吧?”小美女好心给我鸡腿饭吃。

    “要是被我知道是哪个史官写的。我要把他从坟墓里扒拉出来,鞭尸一百遍啊一百遍。”我恶狠狠的想道:“我一定要搜出真相,还我武德皇风流潇洒的清白。”

    吃过鸡腿饭后。我很努力地在网络引擎上搜索着,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给我找到了一个偏僻的历史网站,那个网站隐晦的说明,武德皇当年是个即风流又无耻的人,一生中干过很多荒唐不羁的事情。不过他儿子盛治帝怕后人会对自己老爹有不利的言论。所以发动了一场文字狱,把关于武德皇一生所有的荒唐事情都抹杀掉,不管正史还是野史。所记载的,只有武德皇一生的赫赫功绩。

    天啊。原来都是麟儿干的好事。我彻底无语了,我的形象,全毁在我自己儿子手里了。不过,当我刚看完那家网站的内容,突然屏幕一黑,便什么也没有了。

    在顺利用花言巧语骗得水灵小美女的信任后,我立即住在了她家中。用她的电脑,愤慨的敲打键盘,写下了一部记载武德皇风流一生的传记――《无良皇帝》。写完之后,就往网络上一贴,眨眼之间,点击率直线飙升。

    读者纷纷发言,顶啊。好书啊。呸,什么乱七八糟的玩艺?好yy的小说。无耻的主角啊。今天的推荐票已经用完。我是网络监察部门的,您的大作违反了我朝第**条法令,立即屏蔽。

    正在我看书评不亦乐乎的时候,楼外警笛大震。数千警察将我们这栋楼包围了起来:“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立即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天啊,你做了什么?”小美女惊骇欲绝的冲进了我房间,看我的《无良皇帝》才两页后,面若死灰道:“完了,一切都完了。你连这种书都敢写?”

    “砰~”我的房门被撞开,一群持枪的特种兵冲了进来,将我们都瞄准锁定。为首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玲珑有致的大波美女警官。

    “根据我朝第一条法令,任何胆敢以任何形势诋毁至高无上武德皇的人,将立即处以逮捕。”大波美女警官胸一挺,冷冰冰的掏出手铐:“你是主动拷上呢,还是我来拷?”

    “你们不能这么带他走。”小美女挡在了我前面:“我们有权请律师。”

    美女警察的素腿大波,却是让我口水直流,食指大动。天啊,都数百年没吃上新鲜货了。就她了。说着,义正言辞的反身将水灵小美女挡在了我身后,慷慨道:“一切都是我做的,和她无关。我跟你走。”

    美女警察露出了一丝欣赏神色,将冰冷手铐拷住了我。

    “不要啊。”小美女大叫。

    “你等我。”我叫道:“我很快就会回来的。”然眼睛,却盯着大波美女高高翘起的美臀,重重的咽了下口水……

    ……

    〖全书完〗  

本文网址:https://xsid.top/xs/6/6094/14626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id.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