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小说精品小说 > 仙侠小说 > 神游 > 第十八卷 忘情篇 216回 清风闻仙醉,明月唤梦回(全书完)

第十八卷 忘情篇 216回 清风闻仙醉,明月唤梦回(全书完)

推荐阅读:靖难天下叱咤星光时代风流三国符医天下仙鸿路战天龙王的女婿都市透视眼重生之投资大鳄

    216回  清风闻仙醉,明月唤梦回(全书完)

    风君子十年前就告诉我要借机当众除了周春,我心里也明白——除非我不想杀他,要出手就应是震慑天下的雷霆绝灭一击。我不会仙术诛心锁,但我也不操心周春是否会转生几十年后再来,杀他一次大势已定就够了。况且正一三宝合击有天刑之威,他的阳神不一定跑得掉。

    守正真人从西昆仑回,陪同他一起的还有西昆仑回访的使者陶然客。本来根据两昆仑的约定,这十年东昆仑修行人可以行走西昆仑,但西昆仑的修行人暂时不能行走东昆仑,只有陶然客例外,因为我单独向他发出了邀请。无论以身份还是与东昆仑的关系,陶然客做使者是最适合不过的。

    为了表示对守正真人的尊敬,我没有在梅花圣镜也没有在茫砀山洞天迎接陶然客,而是率东昆仑一众修行尊长在正一三山等候。陶然客在守正真人的陪同下先去拜访了茫砀山洞天,对东昆仑众人为西昆仑准备的这座仙府感佩不已。他没想到须弥神罩落到风君子手里居然成了这个用处,真是用心良苦,既以此凝聚东昆仑各派人心同时也巧妙的化解两昆仑之间茫砀山一战的恩怨。

    须弥神罩可以说是千年以来修行界的第一神器,被风君子收去他却没有据为已有,真乃仙人风怀!

    陶然客在正一三山受到了以我为守的东昆仑各派热情欢迎。也许是从没有行走俗世,陶然客这一路对人世间的一切都很好奇。他的打扮也很有意思,不再是墨绿长袍,而是换了一套咖啡色的休闲装,穿着轻便的旅游鞋。更有意思的是他那件夹克上全是兜,揣着各种各样在路过的集市中买来的小玩意。再看他留的长发,就像一位老盲流艺术家。

    正一三山中的迎接只是一个仪式,公布闻醉山中秋聚会的一些事宜。我本来就让守正真人全权而定,当然不会有什么异议,只不过借此机会再转达给东昆仑各派而已。仪式之后自然是宴席,各门高人陪陶然客喝上几杯。正一三山的厨师水平一般,但陶然客对席上的酒菜却赞赏有加。我笑着对他道:“今日宴席上有各家修士,众口难调因此做的都是素斋,口味也是极淡的。如果陶道友不忌口,我在芜城俗世中还有一家酒楼,自认为酒菜是很不错的,明日单独请你去小酌一番如何?”

    陶然客:“一入人世才知道红尘如此精彩,我想西昆仑众道友也应当行走阅历,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将此地人烟景象详细转告。石盟主身为东昆仑之首,居然也在市井中做一酒家翁,如此说来红尘内外相安之道果有玄机。……石盟主要请客,在下当然求之不得。”

    次日,陶然客拜别众人,临行前我请他到芜城知味楼,在君子居中单独小酌一番,特意吩咐容成上的都是最拿手的酒菜。陶然客是赞不绝口,席间他问我:“石盟主,东西两昆仑会盟转眼就到,以老夫看来,你与周宗主之间必有一番争斗。你知道周宗主这十年来都在做什么吗?”

    “我不知道,道友应该清楚。”

    陶然客:“太道宗很忙啊,忙着向西昆仑各大派与散人高手示好结交,来往使者互赠礼物不断,一改往日第一大派傲然气象。”

    “万法宗门庭已换,妙羽门态度未知,众散修心有疑忌。周春当然要凝聚人心,他这么做我不意外。”

    陶然客:“这些都是他的门下弟子在张罗,周春本人长年闭关修行不出。他的修为高绝,本已是西昆仑第一,这十年潜修恐怕神通更加广大。我此来东昆仑,也多听议论,石盟主你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应对之举。听闻你仍然在俗世间为酒家翁,在梅花圣镜为三梦宗主,所言所行没有临敌迹象。你有把握吗?”

    我笑了:“我的修行我心里清楚,我不为杀周春而修行,与他有一战那就一战。”

    陶然客:“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果然气度超凡,在周春之上。”

    “道友不用夸我,能否一战而定不在于我而在于天下同道。就算我胜了周春,你认为就能让两昆仑心服口服吗?”

    陶然客:“这要看石盟主怎么处置了,我认为完全有可能做到。当初你与周春商定十年后再立约,今日看来是万分明智之举。”

    “此话怎讲?请指教。”

    陶然客:“十年前茫砀山赌阵东昆仑胜,你们若乘胜而来相逼太紧,反而容易招致西昆仑众人同仇对外之心。可当时你们只来了三个人,既灭钟氏立威,又结交众散人示好,恩威并用点到为止。最重要的是留了十年时间,让所有人将前因后果考虑明白。修行高人谁也不傻,能不起争斗都会尽量避免,千年前正一三山一战死伤惨重,谁也不想重演。”

    “那么西昆仑众人愿意共守红尘戒律吗?我的意思是不仅在东昆仑守戒,而是两昆仑共守共责。”

    陶然客:“没什么不愿意的,主动权其实在石盟主你手中。你不开放东昆仑,西昆仑还是西昆仑我们没有损失。你若立约开放东昆仑,对西昆仑众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大家一起约定不许在人世间乱来,是应该的!……这十年,我想众人都应该想明白了。而且,你们三人十年前只来了一天,却把很多事情已经奠定了,现在只需要你最后去完成。”

    “那我还是免不了要与周春一战?”

    陶然客:“那是你最后一道障碍!西昆仑千年以来自称仙境,将俗世凡人想像的如蝼蚁一般,却受千年约束不得涉足,说来也好笑。在茫砀山破阵之前,仙境中人看不起东昆仑,也不认为东昆仑中的修行人是真正的修行人。你要是与周春一战,让两昆仑心服口服,才能扭转仙境中众人最后的想法。”

    “你认为可以避免吗?”

    陶然客:“不可避免!刚才所说的好处坏处只是利益权衡,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不论你答不答应开放东昆仑,周春都会率领众人冲破藩篱走入人世的。他有唯我独尊之心,否则这么多年来也不会一直处心积虑推翻两昆仑之约。”

    “问题就僵持在这里了,我不欲持权柄也要持权柄,非灭了他不可。我不可能率领东昆仑修行人阻止西昆仑,这种代价承受不起。只能顺应形势,灭周春立新约。”

    陶然客叹息一声点头道:“杀他不容易,尤其是当众出手。你如果做到了,还能依理而行后事,就是新一代神君。……我听说你其实姓梅,是正一祖师的后人?”

    “是的,这个身份西昆仑众人有疑虑吗?”

    陶然客:“不仅没有疑虑,而且恰恰相反。修行人大多是相信天道循回的,在你手中立新约,更加令人信服。”

    饮酒已毕,我又陪陶然客到集市中去逛逛,让他也看一看芜城的人间景象。我们两人刚走出知味楼的大门来到人来人往的江滨路上,突然就有一片弥漫的法力袭来。我和陶然客同时都感觉到了,这是一片真火之力,将我们的身形吞没其中。怎么形容这种法力呢?一瞬间可以将一只活骆驼从内到外都变成烤骆驼。我与陶然客都是当世绝顶高手,当然不会变成烤骆驼,只是觉得十分惊讶。

    我与他对视了一眼,眼神都充满疑问。陶然客一皱眉挥衣袖就要施法相斗,我赶紧拉住了他——这是芜城闹市,周围普通人很多。陶然客随即反应过来了,有些歉意的笑道:“差点忘了行走市井的约束,不应该在此公然斗法。”

    “看来西昆仑众位道友行走人世间,还要多注意才是,陶道友刚才无意之中就忘了。……有人在和我们开玩笑,我们去无人之处把他引出来吧。”

    我与陶然客不动声色施法护身,依然说说笑笑加快脚步向城外走去。那出手袭击我们的人所施道法很是神奇,一片真火之力就始终包围着我们不散,而闹市中擦肩而过的其它人却毫无感觉。真是有些门道,我以前还没见识过,但以法力相较,我又觉得这人比我与陶然客还相差较远。

    走出城北来到乡间公路,我和陶然客不约而同以神行之法突然加快脚步。说来也奇怪,那个暗中出手的人至少被我们甩出两里路,但围绕我们的真火之力却紧紧跟随没有消失。我们现在已经确定那人仅仅是在开玩笑,但如此神妙的道法也让我啧啧称奇。我想了想,没有去昭亭山,而是领着陶然客来到了没有人迹的飞尽峰。

    飞尽峰上飞尽岩,状如玄鸟展翅欲乘风飞去。我与陶然客立足其上远望芜城人烟,只听他感叹道:“见此人烟繁华,更知出尘之妙。”

    而我此时回头对岩下道:“何方高人跟了我们一路?现在可以现身一见了!”

    只听见一声女子的嬉笑,飞尽岩后面跳上来一个大姑娘,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纪,柳眉凤眼高鼻梁小巧而俏皮的鼻尖,唇红齿白容貌甚是秀美。她穿着一身金黄色散发着粉红光芒的长裙,手里拿着一块火红色的手帕,一露面就笑着跟我打招呼:“师兄,是我呀!”

    她这一声师兄把我叫愣住了,因为我不认识她,一点印像都没有!而我身边的陶然客也看见了这个女子,神色变的很激动,定定的看着她突然开口道:“天意垂怜,我终于见到你了,你长的真像你母亲!……昆山子,我是你陶叔叔。”

    他这一开口我也突然想到了,来人是小辣椒昆山子,也是忘情宫中的火神儿。昆山子在茫砀山身受重伤,一身邪功散尽,又用九转紫金丹移换炉鼎恢复容颜,拜入忘情宫火门从头开始修行。我从没有见过小辣椒原来的样子,当然没有认出来,而昆山子长的很像她母亲,所以陶然客认出来了。

    这回轮到昆山子发愣了,她奇怪的问:“陶叔叔?我不认识你。师兄,他是谁呀?”

    “小辣椒师妹,他确实是你陶叔叔。这位陶然客道友来自西昆仑,与你的父亲昆如公有结义之情。你快过来见礼!”

    小辣椒这才恍然大悟,赶紧过来拜见陶然客。陶然客一把扶起她,抓着她的手看着她唏嘘不已。小辣椒本来是高高兴兴下山找我,不巧正遇见陶然客,谈及伤心往事也抹起了眼泪。很久之后我在一旁劝道:“往事已矣,今日你们叔侄相见是美事,就不要太伤心了。”

    陶然客也道:“是的是的,应该高兴才是,侄女,你就不要伤心了。……你父母的仇,你师兄石盟主还有师父风宫主已经替你报了。闻醉山仙府也夺回来了,现在叔叔替你暂管,你什么时候回去看看?”

    昆山子:“那座仙府我不想管,师兄和陶叔叔要有用处就拿去用吧。……没想到我这次下山找师兄,却遇到了陶叔叔,真是天意有缘。”

    “我说谁这么调皮大胆?原来是你!天下敢和我开这种玩笑的恐怕只有你了。你这次下山不会是偷偷跑出来的吧?”

    昆山子面容稍霁,答道:“当然不是我自己偷跑的,是天师命我来找你。”

    “天月大师找我何事?”

    昆山子:“其实不是找你,是为了让你带我去见公子,就像当年你领着玄星子去见他一样。”

    “我明白了,到了师门授器的时候,需要他把信物赐给你?”

    昆山子点点头,扬起手中火红色的手帕道:“对,就是这个。其实我也很想见一见公子,看他在人世间可好?”

    陶然客问道:“这就是你用的法器吗?刚才你所施法术十分神奇,这法器绝非凡品。”

    昆山子:“我如今在修习忘情宫的火灵神术,这就是火灵幡,它是忘情宫镇宫九器之一,也是火门弟子的信物。这件法器变化神奇,如果完全展开可如垂天火幕。”

    我笑道:“火灵幡?我听说过,那是风君子小时候在忘情宫中的手帕,说不定他还用来擦过鼻涕。……想当年初次见面他送你大夏龙涤当手帕,今日要正式授器又是一块手帕,你和手帕很有缘份啊?”

    昆山子终于被我逗笑了:“这可不是手帕!我的红斗篷在茫砀山被毁了,火灵幡也可以展开当斗篷用,就像披着一片火烧云可好看了。我现在运用的还不纯熟,经常点着身边的东西,要不要给师兄你示范一下?”

    我赶紧摆手道:“不用了,以后再说吧,你不要把这里的山林给烧了!”

    意外遇到了昆山子,陶然客在芜城多盘桓了两日才告辞回西昆仑,我命泽仁一路将他送到瑶池边。陶然客走后,中秋已近,我也要去滨海找风君子取黑如意了,正好领着小辣椒一起上路。

    临行前特意给风君子打了个电话,问他周末外不外出?我在电话里告诉他周末要去滨海办点事,顺便约他见一面,他很高兴的答应了。风君子住在滨海西郊的齐仙岭,小区后面是一座不高的山,翻过山就是一望无际的海,周围分布着不少各部委的疗养院。周六下午四点多钟,我在小区门口给他打了电话:“风君子,我已经到滨海了,晚上约你出来。”

    风君子:“石野你在哪里?要不要我去接你?”

    “我在你家小区门口,你下来就行。”

    风君子吃了一惊:“这么快就堵到我家门口来了?我马上下去!”

    时间不大,风君子施施然的走了出来,穿着一身白色的丝麻清凉装,鼻梁上还架着金丝变色镜。他老远就看见了我,边走边打招呼:“石野,你能来滨海真是太好了。……咦,这位美女是谁呀?很面熟,我们以前见过吗?”走到近前他看到了小辣椒,不理会我上前和她搭话。

    小辣椒看见风君子神色很激动,却不知如何回答。我赶紧在一旁道:“这位昆小姐是我一位长辈的晚辈,这次也到滨海有事,就顺道一起来了。”

    风君子:“长辈的晚辈?你怎么总有这样的朋友?我记得上次在三江口那个小星星,也是你长辈的晚辈?……昆小姐,你好,我叫风君子,是石野的老同学了。”

    小辣椒愣愣的说了一句:“公子,你还是叫我小辣椒吧。”

    风君子看着她一眯眼睛:“公子?你叫我公子?……嗯,这个称呼蛮有古典味道的,那你就这么叫吧。”

    我打岔道:“晚上想吃点什么?滨海有什么好地方领我们去,我请客。”

    风君子:“你们远来是客,怎么能让你请?我知道你是大款,但也不至于我一顿饭也请不起吧?别废话了,跟我走!”

    风君子领着我们向外走,小辣椒很自然的上前两步与他并肩而行,却把我甩在了后面。我在后面暗自嘀咕——这个风君子,见了美女忘了老同学。走出不远就来到了大路前,从这里往市中心反向,需要到街对面去打车。宽阔的六车道大路空荡荡没有一辆车,小辣椒举步就要过马路,风君子伸手把她拉住了,指了指对面路口的红灯。

    “公子,怎么了?”小辣椒有些奇怪。

    风君子:“没看见红灯吗?”

    小辣椒:“红灯是什么?”

    “红灯绿灯,是街道上行人和车辆行走的规则,红灯停绿灯行,彼此相安无扰不会撞车。”我在后面赶紧解释,小辣椒还真不知道红灯是怎么一回事。

    风君子回头似笑非笑的看我:“你的话很有意思啊?……有很多人不会在没车的时候也等红灯,但既然有这个规则,我们就要遵守它。”

    我觉得他话里有话,反问道:“如果没有这个规则呢?”

    风君子摇头:“如果没有,就必须制定,否则谁也过不了路口。过不去是小事,每个人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就是大事了。也许有人认为无视一切规则勇往直前是绝对的自由,其实大谬歧途,有些大事情的道理就像这路口的红绿灯一样简单。绝对的自由灵性是存在的,但那是另一个境界,当你的真正超脱之后才能理解,它与闯红灯是两回事。”

    听完这番话我也有些糊涂了,他明显是在暗指别的事情,听在我耳中显然是指十天后我要率两昆仑立新约。他封印的神识到底有没有解开?既不像解开了,又不像没解开。现在这个“人”究竟是风君子还是忘情公子?

    说话时对面的红灯灭了,黄灯闪烁几下刚刚变成绿灯,小辣椒迈步就要过马路,又被风君子一把拉住了。她还没来得及问话,远处一车挂着白色牌照的小轿车加速疾驰而过。这条路的限速是七十公里,根据我的目测那辆车的时速至少超过了九十公里,而且它闯红灯了。

    “我呸!这丫以为自己在开战斗机啊?翻沟里就知道教训了!”风君子恨恨的骂道,还朝着轿车驶过的方向吐口水。他的话音未落,远处传来短促刺耳的刹车声与金属碰撞的翻滚声。只见那辆轿车不知是方向盘失灵还是司机反应慢了,在一个小弯道处冲出了路面,翻在路旁的排水沟里,四轮侧向一边还在转动。

    风君子也吓了一跳,掏出手机就要报警,只见司机已经打开朝天的车门爬了出来,头破血流很是狼狈却没什么大碍,也掏出手机在打电话。风君子冷冷的看了一眼,把手机揣回兜里不再理会。我在一旁暗叹:仙人金口还真不是盖的!

    ……

    “风君子,你怎么领我们来吃鲜族菜?这饭店名挺有意思,居然叫大长今!”

    风君子:“没看过那电视剧吗?韩国棒子拍的,湖南卫视前年放的,就叫《大长今》。”

    “我陪菲儿看过几集,后来就看不下去了。里面居然有一集说到朝鲜宫廷厨师做满汉全席招待大明国的使者,这种狗血也能当黄金往自己脸上贴?”

    风君子:“认祖宗是没错,但是乱认祖宗,还非说自己是别人祖宗,连姓氏都搞错了,这就太荒唐了。”

    我笑了:“很多人都希望有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尊严,这可能导致一种群体扭曲的自我膨胀,而且还不知不觉以此为荣耀的追求。……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带我们到这家饭店来?”

    风君子:“就是想带你来看看。……你看这道菜,据说就是棒子发明的无比精致美味九折板,你看它是什么?”

    “不就是春饼吗?把配菜放在八个格子里。我也是开饭店的,不过我们知味楼只在每年立春那一天才做春饼。你说这些话到底什么意思?我看没有必要!乱编排别人的祖宗当然不对,可是偏偏是因为有人把自己的祖宗给忘了。”

    风君子笑了:“纵然不屑于争,但应自省立身,而后立天下。你能明白就好,这顿饭就是这个意思。”

    小辣椒一直没太听明白我们在说什么,这时才弱弱的插话问道:“你们在说电视吗?”

    风君子:“是啊,你看过这电视剧吗?”

    小辣椒摇头:“我没看过电视。”

    风君子张大嘴像遇到了外星人:“连电视都没看过?”

    小辣椒:“有什么好看的?”

    风君子把嘴合上了,饶有兴致的问:“此话怎讲?”

    小辣椒:“人世间种种编排,万端事由,以一镜而见之。若能超然洞彻,又何需此一镜?”

    风君子倒吸一口气,惊叹道:“好玄妙的境界!直如明月照九州。可惜,若不能超然洞彻一切,是不应该说这种空话的。”

    小辣椒:“这句话不是我说的。”

    我听出来了,这句话确实不应该是小辣椒说的,而是天月仙子说的。说来也奇怪,小辣椒说完之后风君子突然住口不再追问了,而是转移话题道:“来来来,别光吃菜不喝酒,我敬二位一杯。小辣椒,我干了,你随意。”风君子举杯一饮而尽,小辣椒也小心的侧着身子干了这杯酒。

    边喝酒边闲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本地的风土人情,我找了个话头问风君子:“在东北这么多年,经常看二人转吧?转手帕会不会?”

    风君子:“你拿块手帕我试试,最好不是普通的那一种,要比较厚比较沉的。”

    小辣椒掏出一块火红色的手帕递给他:“这块行不行?”

    风君子接过来看了看:“这手帕什么料子的?这么薄却一点都不透光,比水银还沉!我试试能不能玩起来。”他将手帕拿在右手中一拨,竖起一根食指顶在手帕中心转动起来,飞旋的红手帕就像一把张开的伞。我凝神戒备,他手上转动的可是神器火灵幡,我真怕他一个不小心把这家酒楼给烧了。

    然而却没有发生我担心的那种事情,周围发生的变化是难以形容的。修行中所谓的“火”指的是什么?是纯正而没有杂质的能量,它来自于我们的身体内外,却由心发。它是一片真如性海中点燃的心源之力!火灵幡在风君子的指尖上转动,虽然坐在小包间里,我也能感觉到整个酒楼中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这一刻,就算是喝醉的人也突然变的清醒,内心变得无比的清晰,就像看见了神识中的本源。

    一楼大厅里靠窗的座位,有一对情侣正在赌气吵架,突然停了下来。女的对男的说:“其实我们就是想看看谁先道歉?”怒气冲冲的男人在这一瞬间笑了:“我早就想说对不起了。”我隔壁的包间里一群人正在争着敬酒,争得面红耳赤,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打架。此时突然都安静了下来,不约而同的放下杯子道:“喝不动了,其实早喝不动了。”另一个包间里一个女人对另一个男人说:“一直想告诉你,其实我不愿意出来见你。”

    酒楼中发生的变化因人而异,世间百态各现。而我又是另外一种感觉,看着他指尖飞旋的火灵幡,回想起三昧真火、南明离火、苦海业火种种或纯正或精微的法术,隐约显示世间万物之间的变化与沟通,器用如何在于天心神念。我的感觉如此,而小辣椒已经入神了,只有风君子自己笑呵呵的转着手帕自娱自乐。

    “这不是二人转的手帕活。”我终于打破沉默说话了。

    风君子停止转动将手帕收起,点头道:“确实不是,咱也不会那个。这是我小时候在芜城旅社和玩杂耍的学的,一点小把戏还没忘。……小辣椒,手帕给你,收好了。”

    小辣椒:“多谢公子!”这话说的突兀,然而风君子端杯喝酒就像没有听见。

    这顿饭快吃完的时候,我趁机问他:“风君子,我这次来想和你借一样东西,你家里是不是有一柄黑色的双龙如意?”

    风君子:“是啊,你要借它?那你可不许给我弄丢了。”

    “丢不了,中秋之后下个月还你。”

    风君子:“明天到我家来拿吧,我白天有事,晚上在家等你。”

    ……

    第二天小辣椒告辞而去回忘情宫向天月大师复命,临行前她问我:“师兄,你看公子何时能回到忘情宫?这世间劫他是历尽了还是没有历尽?”

    “你也有这种感觉?我也说不好,我总觉得他心里已经明白了,但人世间还未历尽。你先回忘情宫吧,也许天月大师清楚。”

    送走小辣椒等到黄昏后,我来到了风君子的家门口,门上贴着一副对联:君子居焉抱天下,真人住此拢烟霞。抬头却没有横批,我刚准备按门铃他已经把门打开了。

    “你怎么正好开门,我还没按门铃呢?吓我一跳!”

    风君子:“胆子就这么小!我在窗口看见你进楼了。来的正好,我还没吃晚饭,你陪我喝一杯。”

    进屋换鞋直接到了厨房,餐桌上摆着熏鸭掌、卤水肠等熟食,一看就是从商场买回来的。昨天在饭店我们说话比较怪,酒也喝的不多。今天不一样,在厨房里一坐,我特意给他带了两小坛老春黄,就着熟食下酒。看来还是老春黄对胃口,风君子酒喝的很多,很快额头冒汗脸也红了话也多了。我边喝酒边调侃他道:“你也该成家了吧,看看你吃的这些菜,都是超市里买来的现成货。也没人给你做煎炒烹炸,平时一个人吃饭连个添酒的都没有。”

    我本意是开玩笑,风君子却皱起眉头道:“也就是你来了,有些话我才能找着人说。最近吧,有个丫头追我追的挺紧的,这人也挺不错。可是我心里总觉得有不对劲……我不说了,你帮我说说看。”

    我心中暗笑,他说的这个女子我知道是谁,她叫萧云衣。而更巧的是,这个萧云衣就是我在训练营中的战友萧正容的妹妹。我虽然不在滨海,但他的事我多少还知道一些,但又不好说破。我端着酒杯想了想笑道:“关大嫂嫁给关大哥,不关观音菩萨的事。”

    风君子微微一怔:“你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你真的不懂吗?就是老老实实做人的意思,因此化身在人间。”

    风君子皱眉:“你这臭小子严肃点好不好,我现在谈的可是娶媳妇!”

    “那就娶呗,我还能混顿喜酒喝。”

    风君子一摆手:“算了,不和你说了,说了也白说。……黑如意在我书房里,玻璃茶几下面的棋盘上。自己去拿,只要你拿得走!”

    我走进书房,左侧靠墙是满满一整面高大的白色书架,右侧靠近窗口的地方放着一张宽大的书桌,书桌上的电脑没有关,显示屏上似乎是一篇刚刚打完的文章。近处的右侧墙角有一张躺椅,躺椅旁是玻璃茶几。透过玻璃我看见了下面棋盘上的的黑如意,似乎很久没有人动过,已经落上了浅浅一层灰尘。

    伸手去拿黑如意,意外的是很轻松的就拿了起来,它在手中就象一件普通的工艺品而不是威震天下的神器。如此说来任何人都可以将它轻松的拿走,但我知道不会,因为我拿起黑如意的时候隐约听见自己的脑海深处传来龙魂咆哮之声。如果是一个普通人不会清楚是怎么会事,只会感到莫名的害怕与惊惶,只想远离碰都不想碰这个东西!

    如果是一个认识它的修行高人呢?一定会像我一样以神识感应尝试着身心御器,这一下变故陡生!神念刚刚切入黑如意的封印,两股疯狂的力量立刻汹涌而来,仿佛要将我的身体绞碎神识淹没。此时大多数人的唯一选择是脱手扔出去,因为拿不住它。有意思,能拿的人不会想拿,想拿的人又拿不了!风君子果然做了手脚,神器不可持也。

    我没有放开,也没有立刻拿走,站在那里就象一尊静止不动的雕像。黑如意散发出来的信息就象一片黑幕卷入到我的神念中,你猜我感应到什么?时光仿佛倒流千年,周围的一切都不复存在,我感受到的是正一祖师收服龙魂封入黑如意的那一刻。我要想在旋涡包围中脱身而出,要么放手,要么将正一祖师当年的神通重来一遍。

    靠!如果没有化身五五的神通境界还真搞不定。看来风君子想通过黑如意给我一个考验,只有当我足以与周春一战,他才会放心的让我去。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我终于手持黑如意走出了书房。厨房的餐桌上一片杯盘狼藉,风君子趁我在书房的时候一个人将两小坛老春黄都喝光了,只剩下最后一杯。夜已经深了,风君子端着那杯酒正站在阳台上,夜空中清风徐来,他带着醉意抬头仰望天上的明月。月华未满天有薄云,蒙胧而柔和的光辉散在他的身上,就象披上了一件仙人羽衣。

    他听见我的脚步声,头也不回的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2007年9月16日,星期天,农历八月初六。”

    风君子:“还有九天,又是仲秋了。”

    “是啊!我记得你以前每逢仲秋,都会一个人对月而拜。现在呢?”

    风君子:“年年如此。……石野,拿到黑如意,你还有很多事要做,很长的路要赶,你怎么还不走?”

    “有你这样的朋友吗?这么晚把我往门外赶!”

    风君子:“你不着急?那好,沙发地板行军床自己选。……我醉了,要去先睡了。”

    “按你的习惯,似乎睡的有点早。”

    风君子:“因为我有梦要做,梦中将去很远的地方,登上那一座山。”  

本文网址:https://xsid.top/xs/6/6060/14347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xsid.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